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温馨一生的家乡野果

2020-3-7 16:13| 作者: 曹济南| 审核: 罗爱田|查看: 322| 评论: 0


从过年开始,我家茶几上便洋溢着辞旧迎新的诗情画意了,除各种颜色的花纸包裹的各种形状的各种口味的糖珠之外,还摆上了苹果、香梨、樱桃、桂元、甜橙、蜜桔、柚子和毛栗等水果。

    这满茶几的糖果中,我最爱吃的是毛栗。这种毛栗不是超市里的板栗,而是乡下山上野生的小毛栗树枝上结的果实,形状与板栗相同,而籽粒比板栗小。这些收藏了一两个月的黑不溜秋的小毛栗,是我的乡下弟弟在过小年那天给我送来的,他知道我从小就爱吃毛栗。我进城三十多年了,他却坚持每年送几斤毛栗给我过年。在我的心里,这比送鸡鸭鱼肉更加珍贵,更加有味,更加温馨。

    每当我吃着他送的毛栗的时候,我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童年在家乡采摘野果的情景来。

我的童年生活在一篇美丽的童话里。因为那时我不知道什么叫功名利禄,什么叫贫贱富贵,什么叫忧愁和烦恼,我只有对父母和长辈充满感激和崇敬,只有对世界充满好奇和幻想,只有对生活充满快乐和激情。

我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生活清苦,而且住在偏僻的穷山沟里。所以,我一来到世上,注定要过农家的贫苦生活,吃蔬菜粗粮,住竹篱茅舍;看山上树木楠竹生长,观天空蓝天白云变幻,听树上鸟儿和溪中流水歌唱……

走得路稳时,便帮着母亲带弟弟妹妹,早晚去放牛,有空就去捡柴,就去打猪草,就去采野果与弟弟妹妹分享……

我的老家是典型的湘中丘陵地带,山多,但不很高大,山上长满了乔木、灌木、荆棘和杂草。每年暮春初夏,草长莺飞、鸟语花香的时节,是阳春子成熟的季节。山坡边、田墈边、小溪边,随处有阳春子的倩影。阳春子是灌木状,枝条多而长,每根枝条上挂满珍珠般的阳春子。阳春子由青白色变成粉红色,粉红色的阳春子像晶莹剔透的椭圆琥珀密蜡般的红珠,吃起来酸中带甜,酸甜恰到好处,见之就能让人口舌生津,吃之就会忘不了那种美妙得像诗一样的酸甜味道。

我在看牛、捡柴、打猪草的时候,常常会碰到那些已经变红了的阳春子,就会忍耐不住去采摘,放在我胸前的小竹篓里,带回家里去,叫爸妈和弟妹们都来品尝春天恩赐的山珍美味。他们边吃边赞美我,我便高兴地吹牛:明天我再去摘一篓子回来,让你们吃个饱!

与阳春子争献殷勤的是刺莓,这也是我最喜欢的野果之一。它喜欢生长在山坡、溪边、山谷、荒地。特别是在荒地,它生长旺盛,结的刺莓又大又红(也有黑色、紫色、黄色的),给山里人带来城里人无福享受的野味。

有一次,我在一片荒地里发现了一片刺莓树。刺莓树上的刺莓有一部分已经成熟了,像挂着一个一个红色的小灯笼。我高兴得钻了进去,刺莓树身上枝条上甚至叶片上都有锋利的尖刺,那些尖刺不仅刺在我的手上,而且刺到我的脸上,但我全然不顾,摘了一树又一树,不知摘了多久,我的小竹篓装满了。我如打了胜仗的将军,雄赳赳,气昂昂,一路飞跑回家去。

回到家里,得到了母亲的夸奖,说我真能干。于是让弟妹大吃一顿。母亲突然说,明天你带一些给你们老师去吃。第二天我把一个纸包交给老师,说这是我摘的刺莓。老师高兴地把纸包打开,一见那又大又红的刺莓,高兴得叫起来,拿一个往口里塞,说:好香好甜啊!

老师突然拿着这包刺莓,走进教室,对同学们说,现在让大家吃最好的东西——曹济南同学摘的大刺莓!每人两颗!

大家一边吃着我的刺莓,一边夸奖我,我心里高兴得开了花!现在想来,这就是分享的快乐啊!

想不到,第二天,有好几个同学也带来了刺莓给老师,老师又拿来让大家分享;以后,每天都有同学带来刺莓给老师,老师同样拿来与全班同学分享。所以刺莓给我留下了美好的记忆,这种美好记忆一直温馨在我的人生中。

大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读到一位作家的中篇小说《甜甜的刺莓》,我被这个小说的题目吸引住了,怀着好奇一口气把小说看完了。小说以土家族姑娘竹妹爱情上的不幸遭遇为线索,生动地反映了集体时期农村生活的真实图景,它获得首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二十多年后,小说的内容我差不多淡忘了,但那个标题我却永远忘不了,因为它有“刺莓”两个字。

吃完了春季的阳春子和刺莓后,便到了“赤日炎炎似火烧”的夏天了。热情大方的夏天为我准备了冷饭子和酸枣子。

我们家乡所说的冷饭子又叫“野苹果”、“洋仔仔”、“红仔仔”、“红籽儿”、“羊儿栽栽”、“木瓜籽”、“救兵粮”、“水红子”、“水茶籽”等。家乡的山坡上到处生长着一种常绿灌木,一丛一丛的。初春,它冒着寒风苦雨,满树满枝地绽放着白色的小花,这些小花躲在绿叶下面,一点不张扬,不抢眼,但很远就能闻到一股芳香。花儿谢了,便有小小的青果缀满枝头。大概到了夏至时候,天气最炎热的酷暑开始了,像麦豌豆大小的冷饭子便变紫变红了——它成熟了。

天气虽然炎热,但酸酸甜甜的冷饭子的诱惑力太大了。每当放学回家后,我便背上一个小竹篓去放牛,把牛放到山坡上后,便不顾炎热钻进柴草中,去寻找冷饭子。同一树冷饭子,它不是一次性成熟的,是陆陆续续由青变红的。所以我找到一树后,便把那些红了的摘下来放到小竹篓里,绿色的让它们留在树上,等成熟了再去采摘。

冷饭子颗粒很小,采摘时既要有耐心,还要有细心。我一边放牛,一边摘冷饭子。傍晚我把牛赶回家后,便将我采摘的冷饭子放在桌子上,让弟妹们都来分享我的劳动成果。看着他们像猴子一样,争着用手抓一把,仰头张口往嘴里塞,然后狼吞虎咽,边吃边笑的样子,我便不由得哼起“真是乐死人”的歌曲来……

冷饭子的采摘期有一个多月,我会天天坚持去采摘。虽然每一次采摘,我都要冒着炎热,钻进生长茂密的柴草丛中去寻找,有时被刺刺伤,有时被霍辣子(一种毒虫,粘在冷饭子树叶底下,很难发现,摘冷饭子时,一不小心就被它霍伤了,又痒又痛,简直受不了)霍伤,有时被黄蜂蜇伤,但是我一想到只要能摘到又酸又甜的冷饭子,只要能让父母和弟弟妹妹们吃到又酸又甜的冷饭子,我就什么都不怕了,吃再大的苦也不在乎了。

家乡的山里还有酸枣树,很高大。酸枣也会在夏天成熟。这种酸枣形状很像红枣,未成熟时是青色,成熟后变成金黄色。但即使成熟了也酸得叫人受不了。我的母亲很聪明,她把酸枣切成片,然后用开水烫熟,摊在一个大竹盘箕里,拿到太阳下晒到八成干,拌一点白糖和紫苏叶,再晒干,就成了有点酸有点甜还有点香味的美食了。母亲把这种晒干的酸枣皮用玻璃缸装起来,可以保存很久。当然,队里怀孕的妇女不怕酸,每当我摘了酸枣时,我就会拿一些给他们去吃。母亲晒的酸枣皮,其实也大多送给那些大肚子们吃了。

到了金风送爽丹桂飘香的秋天,便是采摘苦槠子和毛栗子的季节了。

苦槠子是一种高大的乔木苦槠树上结的果实。我查了一下百度百科,是这样介绍的:苦槠子即苦槠,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是山毛榉目,壳斗科,锥属乔木,高可达十五米,胸可达五十厘米,树皮浅纵裂,枝、叶二列均无毛。通常一侧略短且偏斜,叶片革质,花序轴无毛,雄穗状花序通常单穗腋生,壳斗有坚果,偶有两至三个,近圆球形,顶部短尖,果脐位于坚果的底部,四至五月开花结果,十至十一月开始成熟。苦槠果实的外表与板栗类似,种仁富含淀粉,浸水脱涩后可制成苦槠粉,进一步加工可制成苦槠豆腐、苦槠粉丝、苦槠粉皮、苦槠糕,是防暑降温的佳品。苦槠木材浅黄色或黄白色。结构致密、纹理直,富有弹性,耐湿抗腐,是建筑、桥梁、家具、运动器材、农具及机械等的上等用材。同时,苦槠的枝丫为优良的食用菌培养材料。

每年秋天,我经常爬到高大的苦槠树上,去摘一累累的苦槠子。苦槠子很苦,不能生吃,要进行加工。最简单的办法是直接煮熟后,剥壳吃。母亲很能干,她是队里最会做苦槠豆腐的人。母亲做的苦槠豆腐,色如碧玉,嫩似凝脂,味有点苦,但苦得恰到好处。苦槠豆腐,不仅能饱肚子,而且能防暑降温,开胃健脾。在那粮食紧张的日子里,苦槠豆腐成了难得的佳肴。

母亲把苦槠子晒干,收藏起来。到过年的时候,用热水泡软,用石磨磨成浆,然后过滤,然后放到锅里加热,加热到一定的程度后,舀到盆里,加凝固剂,冷却后就成了苦槠豆腐。她会给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都送几块苦槠豆腐去,让他们有苦槠豆腐做年夜饭的佳肴。

当然那时去摘苦槠子的人很多。而苦槠树并不多,所以我家附近山上的苦槠子很快就摘完了。但我总想给母亲摘更多的苦槠子,让母亲过年为乡亲们做更多的苦槠豆腐。于是我便离家到十多里远的大旗山去摘苦槠子。

有一次,记得是星期天,我邀了三个同伴去大旗山摘苦槠子。我们在一个山岭上找到了一株好大的苦槠树,树上结满了苦槠子。我们高兴得又叫又跳。于是我自告奋勇爬到树上去摘,两个同伴在树下捡苦槠子。于是我像猴子一样爬到了高大的树上,看到树枝上又大又多的苦槠子,便伸手去摘。摘了一累又一累。让树下的两个伙伴捡都捡不赢。正摘得起劲时,突然我左手拽住的树枝“咔擦”一声断了,我从几丈高的树上掉下去了……

老天保佑,我掉在一丛灌木上,但我还是受伤了,我的右腿近屁股处被一根树枝刺了一道伤口。但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同伴笑着说:“我是飞人,没事,没事!”我又跟同伴讲,不要告诉我妈,否则我们以后没机会出来摘苦槠了。我们背着满满一篓苦槠子,像打了胜仗凯旋回家。

母亲见了,高兴不已,又夸我又痛我地说:“儿子,你在大山上、树上没摔伤吧?”我说:“没摔,我是孙猴子!”“你是孙猴子?以后别去了!”“为什么?”“你去爬树,妈不放心嘛!”“好,我听妈的!”其实我是要偷着把伤养好。想到母亲又会有苦槠子做过年豆腐,我强忍着伤痛,心里却很感高兴。现在想起来还后怕,我的右腿上至今还有一道伤痕。

与苦槠子同时成熟的是毛栗子。毛栗子可以说是我们家乡的特产。它比板栗的身体小,但比板栗的味道更佳。家乡是丘陵地带,山不特别高大险峻,像大海的波浪连绵起伏,而且尽是黄土。这些黄土山坡上,生长着大量的毛栗树。毛栗树有个特点,几年的老树它反而不结果了,而新生的嫩苗却满树满枝都是毛栗球,挤得满满地结几尺长的一大串,在风中摇曳着它们的风姿和殷勤,把希望送到山里人的心里,让希望在心里发酵成最简单的幸福……

家乡都是烧柴草做饭菜,所以家家户户都会在秋冬季节上山砍柴。砍下大量的茅柴放到家门口的柴屋里储存,第二年可以烧一年的干柴。砍过柴的山头到了春天,那些砍过的柴蔸就会长出许多嫩枝,生机勃勃,几天时间,山头就变绿了。而其中的毛栗树蔸,它的生命力特别旺盛,一个柴蔸就能长出几十根嫩苗,形成一大丛。它们边长边在枝上开花结果,开花结果时间长达两个月。到了国庆节前后,结得早的毛栗就成熟了。毛栗太可爱了,不断地成熟,让我们有两个多月的采摘时间。山里人在采摘毛栗中满足收获的喜悦和温馨。

采摘毛栗的季节,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不是星期天的日子,放学后,我把牛赶到山坡上,然后就背着竹篓,拿着剪刀,去摘毛栗。我把毛栗树枝上那些成熟的大毛栗球用剪刀夹住一扯就摘下来了,一个一个地往竹篓里丢。丢一个就高兴一次,当高兴饱了,竹篓也就装满了。有时碰到外壳已开口的毛栗球,可看见里面黑油油的毛栗子,心里特别高兴,就像摘到了金银宝贝似的。当夕阳銜山,晚霞炫彩的时候,我背着一竹篓的收获和幸福,牵着牛儿,走在山道上,唱着牧歌回家去。

晚上母亲将我摘的毛栗球倒在地上,于是一家人围着毛栗球堆剥毛栗,把剥出来的毛栗丢在一个搪瓷盆里,发出美妙的音乐声。当一堆毛栗球剥完,搪瓷碗便装满了黑的、黄的和青色的毛栗。这时,母亲便会照例口头表扬,并给予物资奖励——一把毛栗。我好高兴,吃了几粒后,舍不得吃,留给明天上学再吃。

母亲是个勤俭节约、精打细算的高手,她舍不得让我和弟妹多吃生毛栗,她要把毛栗当粮食——放到饭里煮着吃。直到深夜,母亲还在剥毛栗皮,准备明天用毛栗肉煮饭吃。毛栗肉煮的饭,又粉又甜又香,真是好吃啊!我敢说,什么蛋炒饭、肉炒饭、红枣炒饭等,甚至名牌的扬州炒饭,那里比得上母亲煮的毛栗饭啊!

几十年后,我仍然记得毛栗饭的味道,一想起就口舌生津。但是母亲早已不在人世,我再也吃不到母亲煮的香喷喷的毛栗饭了!

古稀之年的我,离开家乡几十年了,但童年在家乡采野果的情景,仍然时常浮现在眼前,有时甚至会飘入我的梦中;那些野果的酸甜味道,仍然留在我的舌头,常常津液顿生;母亲夸奖我摘野果时的身影、笑脸、声音,仍录在我的心灵底片上,当我看到水果店、超市、地摊的水果时,心灵的底片便旋转着,回放起来……

我多想回到老家,爬到山上,去采摘家乡的野果,去尝一尝家乡的野果的诗一样的味道,去重拾童心,重尝童趣啊……

啊,温馨我一生的家乡野果,你还好吗?

 

201610月初稿 201910月改稿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4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最新评论

上海时时乐 海南福彩网 北京福彩网 江西快3走势图 北京快乐8 甘肃快3 吉林快三 重庆快乐十分 9号棋牌APP 甘肃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