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文艺报》大墙里的白玉兰

2020-3-4 14:44| 作者: 王娟|编辑: admin| 查看: 931| 评论: 0

春天要来了,看守所院里的白玉兰就要开了。那个以前常穿梭在开花的树下的兄长,却回不来了。

2020年2月13日,河南省三门峡市看守所民警李建生拿了换洗衣服和药准备回所。早上7点临出门前,和妻子结婚32年的他,破天荒地抱着妻子张焕平的脸亲了一口说:“媳妇,我走了!”这个举动,他以前从来没做过。谁料,当天晚上,张焕平就接到他进了急诊室的电话。

河南紧靠湖北,是此次疫情的全国次重灾区,抗疫形势从一开始就特别严峻。看守所在押人员密集、人员流动性大,一旦疫情传入监区,治疗、疑似和密切接触者的隔离、监区的安全都会十分麻烦,后果不堪设想。从1月27日,全国公安民警就取消休假,全员返岗投入抗疫战,三门峡市看守所自然也不例外。

李建生所在的看守大队,原本加他有6名民警,但一人患癌做了手术不能上岗。李建生连着1月23日、24日(除夕)值了两天两夜班。本打算大年初三去洛阳看望78岁的老母亲,这时候,接到了取消休假的命令,他便放弃探亲,回到了所里。28日、29日,一个同事咳嗽发烧,需要隔离。李建生又替了他两天两夜班。2月1日,全国监所全部实行封闭管理,李建生二话不说又带头上岗,从2月1日至6日一直在所值班和封闭备勤。

期间,领导考虑他的身体,怕出事,让他回去休息一下:“你年龄大,身体又不好,不行让其他人上吧?”他却说:“人手紧,没事,我能顶住。”

他回家拿了趟衣服和药,2月13日返岗,那天一整天,李建生不停穿梭在看守所大院、AB门、监区执法服务大厅、提讯区,办理远程视频提审,代替办案单位办理在押人员换押、延期等法律手续。原本面对面办理的简单流程,因疫情防控外人不得进入监区而变得异常烦琐。对讲机里,不时响起李建生协调监区内外办理业务的声音,没有人察觉他的异样。事后,有同事截图了他的微信运动,这一天,他共走了12000多步。

晚上20时20分,全体值班、备勤民警和辅警开始封闭晚点名,李建生从办公桌前起身时,突然无力地说:“我怎么站不起了?”一旁的民警赶紧上前扶住他,大声喊人。此时的李建生已四肢瘫软、神志不清。同事拨打了120,驻所医生也跑来急救。随后,他被送上了救护车。

2月15日16时15分,经过44小时的抢救,医生没能挽回他的生命。没有来得及留下一句话,56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匆匆走了。截至他倒下那天,公安机关打响抗击疫情战斗共18天,李建生在一线工作就达9天。

在他生命的最后10多天里,他还在为疫情特殊期的监所技术革新操着心。为破解防疫和服务实战办案的难题,李建生和所领导一道开动脑筋,利用驻所封闭的时间,用最短时间在全国全省率先研发出“法律文书送达代办系统”、“远程视频提讯系统”,极大方便了实战单位,为监所守住了防疫最后防线。他对技术人员说:“软件要‘把困难留在里面,把方便带给外面’,这才实用。”

1986年,李建生从洛阳警校毕业分到三门峡。穿上警服的前23年,他从一个普通民警干到所长、科级干部,最好的年华都在5个农村偏远派出所度过。他摸排线索、固定证据、蹲守抓捕、讯问嫌犯、制作笔录、诉讼结案,从青丝染上霜花,从小伙子变成小伙子们的师傅和领导。无论局领导,还是分局老领导、老同事,一提起李建生,都这样评价他:二三十年前的偏僻农村派出所,经常只有三四个民警,装备差,条件苦,但从没听他叫过苦、说过累,没有提过要人、要钱、要车等问题,更没有开口要过荣誉。

2009年,因身体原因,他卸下所长的担子,到看守所当了普通民警,这一干又是10个年头。大墙里的岗位烦琐忙碌,这10年,李建生管理教育在押人员500人次无事故,办理入所出所人员3000余人次无差错,办理各类法律文书万余份无瑕疵,确保8000人次在押人员诉讼活动未出现任何问题。

因为抗疫,李建生的后事一切从简,但仍有一些群众得知后,不顾再三劝说,戴着口罩非要来送他一程,李建生家只好大敞着门和窗。东风辖区小卖店老板万国良哭着说,2004年9月,他患了白血病。春节时,李建生看了媒体的报道后给他送来了1000元钱。万国良多方打听,才知道他叫李建生,是东风所的副所长。

李建生火化前晚,会兴一组75岁腿脚不灵便的老人刘淑亚,由儿子搀扶着,大哭着在夜色中赶来拜祭。她说,1992年,她丈夫患癌症去世,她一个缺亲少友的中年妇女,拖着三个孩子,大的17岁,小的14岁,缺吃少穿,日子都不知道咋过。时任会兴所副所长的李建生得知后,和她们结了帮扶对子。每逢过年过节,都给她们送来米面油等生活用品。过一段就去看看她们,给她们留个50、100块钱救急。不仅在精神上多方开导,还资助她们办了个小沙发厂,从此,一家人才慢慢过上了好日子。她说,李所长太实在,他帮我家的事不叫我给人说。我今天来,他媳妇焕平也才头一次知道。

会兴街的刘振峰爱惹事。2005年,刘振峰因为打架进了派出所。李建生几次三番苦口婆心地教育他,又找人帮刘振峰承包了一个垃圾处理厂,使他走上了正道。刘振峰说,李建生对他,犹如再生父母。

从警30多年,不争名、不争利、不争荣誉,遇有好事总是让着别人。这个老实人虽然在群众和同事中口碑特别好,可事后市局政治部翻他的功劳簿,发现他竟没有一项超过分局等级的荣誉。2004年2月16日当地党报有一篇文章叫《面对5000元贿金》,这是李建生生前仅有的宣传报道。文中记载了他把嫌疑人家属送来的5000元贿金交到分局纪检督察部门退回当事人的事情。

除了李建生,他家四口人还有两口也忙碌在抗疫一线。儿子在自己单位设在湖滨区涧河街道的某小区防疫卡点值守,儿媳是湖滨区车站街道一防疫卡点的负责人。市区施行网格化防疫后,是李建生支持他们第一批报名到一线值岗的。

13日早上,儿子开车把他送到单位,又匆匆赶到自己的防疫卡点上岗:“我最遗憾的,就是那天早上在车里没和他多说几句话,哪怕聊点闲话也好……”

李建生去世第二天,他至今还蒙在鼓里的78岁的老母亲,做了老家灵宝人爱吃的黄面鱼,专门拍照发给孙子看,孙子却迟迟不敢回复。“父亲出事前晚,还给奶奶打了电话,说初三没去看她,接下来还要忙好一阵,等疫情结束了就去看她。奶奶还安慰他说,你安心忙你的,忙完再说。”

2月19日,李建生儿子李俊杉代表家人,把亲友和社会各界捐助的31500元救助金捐给了市红十字会,支持抗疫一线。他说:“父亲是因为抗击新冠肺炎走的,我们要替他完成他未竟的事业。”

春天就要来了,看守所大墙里的白玉兰就要开了。那个洁如玉兰的人,会魂归旧地,再来看看花吗?玉兰树有知,花开祭故人。

欢乐斗牛 青海福彩网 吉林福彩网 疯狂斗牛 海南福彩中心 江西快3 北京体彩网 海南福彩网 9号棋牌APP 彩宝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