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我的三叔三婶 ————小村轶事之三

2020-2-22 22:14| 作者: 涓水悠悠| 审核: 罗爱田|查看: 772| 评论: 2

 
                                      
   某个秋日清晨,薄雾浓云,阳光未醒,在小城的熙熙攘攘的农贸市场,偶遇了三婶,其实,她只是我们本家一位已故叔父的遗孀,说是三叔,其实我爷爷的爷爷和他爸的爷爷还只不过是同一个曾祖父吧!在乡村中同宗不出十代,平时也颇多往来的,何况,这位三叔,做过我的老师和同事呢,而三婶婶呢,也是一位小学老师,多年任小学校长。可是调出老家已经十多年了,这婶婶也是多年不曾谋面了。年轻时的婶婶是个美人胚子,身材匀称,肤色白皙,小圆脸恰到好处,没有一点赘肉,眉目如画,薄薄的嘴唇上扬,似乎从出生起一直就是含着笑,古典气息浓厚,可是一头黑发却自然卷曲,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是多么轻松令人羡慕的洋气。而今,头发的浓黑渐退,可是卷卷如旧,小圆脸仍然精致,可是眼角额头已经有了明显的皱纹。我们寒暄了一阵,才知道她已退休了,女儿在外地工作,儿子儿媳都来城里工作了,目前她的使命就是每天守着两个小孙子,兼儿子儿媳后勤,依然是从前的不紧不慢,笑意盈盈。 我们磨叽了一阵子,她提着菜篮子从从容容回她的家去了。讲真的,那背影还是那么优雅恬淡,实在不像一个经历了人生大风大雨的女人!
      我了解我这位三叔,比这婶婶肯定多些,毕竟他是我的本家叔叔,老师以及同事。我最初对他的印象,是他作为我的地理老师的,那时我读初一,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我什么叔叔,只记得他皮肤白净,爱穿白衬衣,用我妈的话讲就是读书人的样子,还有就是他有点斜视,可看人眼光特别和善,比我们有些老师那有杀伤力的眼神让人觉得挺放心,鼻头有点大,可是整体看起来还是一副儒雅斯文无公害的好模样。我总觉得我的地理老师拨动地球仪的那动作特别娴熟,就好像整个地球就在他手里,他上课没有废话,经常要留下三五分钟让我们复习,有回我觉得累了就趴在课桌上看书,忽然间我的桌子轻轻响起来了,一看,他在敲我的桌子,一向被认定为好学生的我竟然感觉受了委屈眼圈都红了,然后我的这位地理老师马上轻声细语地跟我解释,真不是责备你,只是提醒你要注意视力。他那惊慌失措的样子第一次颠覆了我对老师的认识,原来老师可以这么没有杀伤力!回家跟父母讲起这事,才知道他是我们本家的叔叔,并且知道他自小父母双亡,家境贫困,跟着哥嫂喝尽苦水长大,可是自己非常卖力地读书,才读了师范作了教师的,当然少不了后面的励志篇。
过了几年,三婶调到我们老家的小学当校长,走出来斯斯文文,温温柔柔一个年轻女人,做事还真是风风火火,利利索索,她的威信很快树立起来了,村子里的老老少少不能不刮目相看。关于三婶的人生故事自然也是人们熟知的了。这三婶,老父亲是从前的公社干部,家里条件在当时不说百里挑一,比一般人家是像样多了,而她学习也好,样貌也好,更重要的是还是个教师,那个年代农村里吃商品粮的姑娘都是稀罕物,何况她还出落得花骨朵一般呢!
可是谢绝了一大堆优质男的她,竟然相中了我的三叔,孤儿,老家三间破瓦房,一个人民教每月三五块工资。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刚工作的时候工资350,那时买个彩电一年的工资是不够的,而三叔三婶恋爱结婚时仍是八十年代末。他们婚后有一子一女,挤在单位的一间半房子里,没有埋怨,没有争吵,各自把自己的家庭角色演绎到极致。
     九十年代中期,我大学毕业回到我初中的母校,我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三叔,他很平静地说:“转了一圈,你又回来了,也好!”第一年当班主任,面对一群普九的野蛮孩子,难免心浮气躁,有回来了一个面上堆满乌云的中年男人,他跑办公室来要求我出去,大概要单挑,我当时正紧张,同在一间办公室的三叔马上过来了:“有话在办公室讲,好商量”,于是其他老师也过来了,大家七嘴八舌帮我解围。我才发现作为我的同事的三叔,对我对同事都是一片热心肠,教书是一股热心肠,可是他有时讲出来的话“我见了大领导不抬头,见了小领导是不低头的”也是令我目眩的,这真不像那个对谁都温文尔雅的三叔的话啊!
     这时的三叔经常用手按住左边的胸部,说这儿总是隐隐的痛,大家劝他去检查,他说这应该没大问题的,照常上课,回家,找校外的老黄下象棋,这三叔是个棋迷,大凡爱下棋的,估计会成为朋友。可是没多久,这四十多岁的老黄被查出肝腹水,在医院调治了数月之后,发现已经无力回天,也许是觉得朋友一场,人家生病就不理不合适,三叔仍然隔三差五去黄家,陪老黄坐坐,聊聊棋局。老黄终归是抛下一家老小走了。不出半年,三叔查出同样的病症——肝腹水。他日渐消瘦,在医院呆了几个月之后回家了,像老黄一样静静等待死神的随时破门而入,而这时他的儿子正高三,三婶把他接到她们的学校,也就是我们的村小,一边工作,一边照顾。
     在小学之后,我知道的反而不多,只知道三叔在病中的无聊与苦痛中,和校外山后面的一个老单身老周成为了棋友,老周成为了他们家的常客。这老周,四十好几了,依然单身一人,可是人生的高大威猛,很豪爽够义气,之前也有老婆,可都散了。在这附近据说是挺有女人缘的。渐渐地,外面就风言风语地有了三婶和老周的不苟之事,真真假假,的确让人如堕雾中。
     那一年除夕,我在家,一大早被我妈的惊惧声吵醒:“不好了,你三叔上吊死了!”我心里一沉,虽然知道对于他,死神会随时来羁押他,就没想到,他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我不敢去看,我不敢想象一个这样心柔弱得像个小女孩的他会选择用这样残酷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他们说他有一条白绫把自己吊在一间教室的梁上,眼睛都未闭上;他的遗书很简单:“感谢领导的关怀,感谢妻子长时间的照顾,我实在难以承受疾病的折磨了。”
      外面依然各种谣言肆虐,三婶也哭了,也怨了,过后她平静地把后事办好了,而这个老周还真的一直在她身边为她做一切能做的事。后来,她儿子高中毕业,未能考上大学,她找关系让儿子顶了职,也成为了一名乡村教师,女儿读完大学,她好像轻而易举地就把一切安排就绪。这期间她和这老周一直在一起,虽然儿子女儿对老周都是冷眼冷语,可是她却和他夫妻一般生活着,她,一个女教师;他,一个小学毕业的无业游民。在儿女一切安顿后她甚至搬上自己的家什,入住老周山间的那栋半旧的楼房,过起了种菜喂鸡的农家生活。虽然她耳朵的不远处充斥了无数令人难闻的言语。
      我以为,我的三婶最后皈依了那间农家小院,和一个让她背负了太多骂名的男人将要厮守一生。可是最后,她皈依了她的家,在儿女堆里寻找她的天伦之乐。
      无可否认,三叔是个好人,可是三婶呢?我可也没觉得她是个坏人。用好人和坏人来界定一个人只是农村大妈看电视时的二元判断。生活是一条河,水流滔滔,人就是河上的一根稻草,真的,它的方向不一定就是你的方向,可是你得随它。
       而三婶的淡定,就是她对生活的胜利。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5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上一篇:一杯酒下一篇:你结婚了吗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杨党生 2020-2-25 13:27
它的方向不一定就是你的方向,可是你得随它。真是佳句难得啊
引用 绿水青山 2020-2-23 21:38
1. 像老黄一样静静等待死神的随时破门而入。2生活是一条河,水流滔滔,人就是河上的一根稻草,真的,它的方向不一定就是你的方向,可是你得随它。---写得真好!

查看全部评论(2)

PC蛋蛋机器人 快3娱乐平台 江西快3走势图 海南福彩网北京赛车pk10赔率最高的平台 智慧彩票投注 重庆快乐十分 浙江福彩网 北京福彩网 浙江福彩网 上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