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落日黄昏(续)

2020-1-16 09:11| 作者: 孤蓬万里|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250| 评论: 0

说起老李的父母,村里人都羡慕。老李的父母快八十了,老两口身体还算硬朗。老人和老李一起住。现在在村子里的青壮年大都出门打工,常年在外。老人基本都是留守在家。在关中平原,乃至于全国农村,传统的习惯是:祖祖辈辈不离故土,基本都是居家养老。像老李这样传统的养老模式已经少之又少了。老李媳妇也很孝顺。老娘经常在村里人多的地方,夸儿媳妇,大家就没有听过半句抱怨儿媳妇的话。大家问起,老李媳妇也是笑一笑。老李在村子里经常说,不要看“外前人”有钱,人前风光,自己的老人都受罪呢,这也是老李这么多年来,以居家农村而自豪的理由。

    第二天一大早,杨木匠开口第一句话就说:

    “妈,我思前想后,你不能一个人住家里了,去宝鸡住吧。这次你必须听我的!

    杨宏伟的妈妈身体瘦弱,说话声音很弱:

    “妈知道你的心思,我一个人在家,万一和金林妈一样,我死了无所谓。是不是村子里人到时候还要笑话你呢?我也想了好几天了,想通了,去宝鸡也行。你媳妇看不惯我,在你家住不成。你给我另外租一间小房子,租金也不让你出,给你哥当年赔的钱在我这存着,加上公家一个月还给发80块钱,租房吃饭就够了。我离你近,你不用来回跑,也能省点汽车油钱。等我哪天实在动不了了,有能力找个人照顾我就行了,钱你甭发愁。我这几天一直在想,人都有一死。但不要因为妈的死,给你有了不好的名声。你是“外前人”,吃公家粮,名声最重要。以后也不要和你媳妇吵架,至少人家对娃好,对你好!我去宝鸡住,以前和你媳妇相处,妈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会改。慢慢改,改不了了,就忍。妈尽量不让你为难!妈得为你考虑。”

    听完母亲的一番话,宏伟早已泪流满面!自己安排不了老妈的晚年生活,老妈却处处为自己和自己的小家庭着想,真是惭愧!

    宏伟含着眼泪,开始和母亲一起收拾东西……

 

(五)

 

    杨木匠一大早叫上老李,两人骑上电动车,直奔塬下常兴镇。

    渭河由西向东横贯关中平原。渭河滩东西八百里长,关中也称“八百里秦川”。关中南北是山,南面是中国最大的横断山脉——秦岭,也是南北分界线,据说是中国的龙脉。渭河滩两岸是厚厚的黄土塬。常兴是个古镇,在塬下渭河滩。此时,塬下地里的玉米都露出新芽了。

老李哥俩,很快就到了常兴敬老院。原来,老村长杨大个子就住在这个敬老院。杨木匠女儿昨晚建议他去住养老院。这不,杨木匠拉上老李专门实地考察。

杨大个子见了两个老伙计,激动得拥抱在一起。老村长杨大个子领着他俩参观自己的公寓。一进门,一股骚臭味扑鼻而来。稍稍看了一下,杨大个子就拉着他俩走出了房子。外面说,外面空气好。杨大个子告诉他俩,同屋住的老吴大小便经常失禁,唉,没有办法。

“那敬老院的护士不管吗?”杨木匠不解的问。

“管不过来!也管的,一天换洗一次。老吴儿子上次来抱怨几句,院长说有意见快转走吧!巴不得呢!”杨大个子小声说着。

敬老院共有老人三十几个。雇不起太多的服务员,像生活不能自理的,一般不收。一天的生活就是吃饭、晒太阳、睡觉,没太阳日子就发呆。

老李提议出去吃,让杨大个子解解馋,顺便谝一谝。

在常兴街道找了一个小饭馆。饭菜上齐,要了三杯店里泡的药酒。杨木匠说明了来意,杨大个子语重心长地税:“兄弟呀,听哥的话,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来这。在村子里,起码有熟人说话,人心不慌。人一辈子不就混个圈子吗?木匠,你为啥不跟女儿去城里住?不就是因为城里没有你的圈子嘛!不是你的江湖,你不好混。孩子们不理解咱们,那你让他们回农村住,看他能住几天?道理是一样的。”

老李和杨木匠听着杨大个子说得很在理,频频点头,频频碰杯。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只有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圈子的温度是最合适生存的,所以每一个人都愿意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在一个村子里住了大半辈子,村里每个人的品性都了如指掌,说话办事就有了分寸,谁给谁也不用夹心。敬老院为啥不行,如果你俩来,我们仨在一起也不孤单,也好。我来这,说实话,没一个朋友,几乎没一个能说上话的。当然也交不到朋友。都这把年纪了,谁还去交朋友?哼!当然,在这里不用做饭、打扫卫生、洗衣服,也就这些优势。早上四五点就醒了,睡不着,苦的是没说话的人!这就是城里人说的寂寞吧,是不是?有时候,特别想孙子,忍不住给孙子打个电话,没说几句就挂了。老了,讨人嫌。

杨木匠心想,做饭、打扫卫生、洗衣服,我不仅可以做,我也乐意做,做这事的时候不会感到丝毫苦累。敬老院的优势对我没有意义,看来我暂时不用来这。我晚上就给女儿打电话,讲讲这个道理,要不总逼着我上敬老院。

几杯酒下肚。大个子聊起自己的家事。

大个子老伴去世三年了。一生没有女儿,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在农村,老三在上海。老大、老二成家后就搬出去,住新村,和他不在一起。虽说在新村,离得不远。那一年,老伴重病卧床半年时间。老三出钱,老大、老二放下打工的活,轮流床前照顾。时间一长,妯娌间又相互埋怨,到爆发战争,到天昏地暗,到老娘离去……

安葬了老娘。在舅舅等亲属的主持下,三弟兄关于父亲杨大个子的养老达成协议。送老人到敬老院。老三出一半费用,剩下的一般费用,由老大老二均摊。逢年过节,老大老二接回家住。

大儿子是木匠出身,现在的木匠活也干不动了。成天在村子商店的麻将桌上打发日子,赢了钱去镇上海吃海喝一顿。输了钱向媳妇要,没有就卖麦子、卖玉米,把亲戚朋友的钱都借遍了。从来是有借无还。搞得亲戚朋友平日里,都躲着他走。给老人的每月的钱哪能供上,都是上海的老三给偷偷垫上的。这事不能让老二和老二媳妇知道。要知道了,肯定要吵架。

老二倒是本份,两口子过日子也仔细。经营了三亩苹果园,起早贪黑地忙碌。老二两个儿子,一个还在上大学。一个大学毕业,在西安上班三四年了,还没有女朋友。大家给建议,如今男孩在城里没有房子,很难找到对象。老二俩口也眼看着西安的房价一年比一年涨得高。今年初,拿出所有积蓄,还向亲戚借了一些,凑足了30万元首付,在西安西三环外买了一套房。儿子每月还完月供,除去基本生活的开销,剩余不足百元。前几天就有人上门给介绍对象,可家徒四壁,哪有钱给孩子说媳妇呀?

老二媳妇说,给娃买房借了他娘家的钱,不能再开口了。你能不能给上海的老三张个口?老三在上海工作,应该问题不大。为了老人的养老,兄弟三关系闹僵了。平时基本不来往。连电话都不打。架不住媳妇催,老二硬着头皮给老三打了电话,说明情况。电话那头,老三客气地说,二哥,我困难的很,也要每月还房贷,还要供女儿在英国留学的学费……

 

 

 

杨大个子:“老大不争气,老二、老三难的很。哥俩,说句实话,我现在成了负担,我死的心都有了!”

“不敢!老哥你别瞎想。”老杨忙说。

老李:“老哥,就算你现在死了,你那三个儿子恐怕连安埋你的钱都要拿不出。凑合活吧,敬老院是小钱。按现在咱们村子兴的规矩,你死了,没有十万元,都安顿不下来!”

老村长一听,老李话丑理端,看来自己还不能死呀!说着潸然泪下,惹得三个人都抹眼泪。

举起酒杯,干了一杯。大个子笑着说,活不下去,也死不起!咱凑合活吧。

这句话把大家逗笑了。大个子笑着笑着又哭了……

“在这,我觉着是在坐牢。坐牢还有探监的!谁我都不想,就想一个个孙子。三年了,就小儿子来看过一会呀!这都是哪辈子造的孽呀?”老李、杨木匠赶忙安慰。

“看看别人,我也想通了。在这里,至少我的费用是按时缴的,敬老院有不少人还羡慕我,还夸我儿子都孝顺呢!我说,孝顺得很!”大个子说完,干了一杯酒,重重地放下杯子。怪谁呢?谁也不怪。自己的罪,自己受!

老李看着老村长难受的样子,怎么和当年领导全村人农业学大寨的那个风云人物联系不起来呢?

 

(六)

杨木匠前脚一进屋,村长就来了。

原来,县政府在全县搞了个农村新型养老试点。新任县长是南方人。到任后,做了实地调研。发现关中农村的孤寡老人,受传统观念的束缚,一时还接受不了敬老院式的集中养老模式。再说,目前的敬老院无论是数量和质量都还很差。留守的孤寡老人,都在自己家住,吃饭是个问题。所以向上级提出由政府出资,在每个村开办养老食堂,提供孤寡老人用餐。新县长的提议,很快就获得了人大和上级的批准。县上为此召开了广泛的动员和宣传大会,轰轰烈烈,大张旗鼓。

秦家庄在原来的小学,开设了一个养老食堂。为村里的孤寡留守老人提供餐饮。吃也便宜,一顿饭三块钱。村上还添置了文体娱乐实施,能下棋,打扑克,打麻将。

明天县上、镇上的领导来村上检查养老食堂的开办运营情况。

村长特意来邀请杨木匠明天一定要去。在这种事在农村常有,大家都会捧场。杨木匠爽快地答应了,保证去,放心吧。

临走时,村长特意小声强调了一句:

“明天捧场的,饭钱后天退,说话算数的。嘿嘿……”

村上的养老食堂开业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杨木匠去过一回。政府出资,买的灶具、娱乐器具,做饭的工资也是村上给发。可听老李私下讲,村上建养老食堂,村干部又乘机捞了一把。

雇的做饭的,是村长的侄媳妇。养老食堂,平时只供一顿午饭。原因是做饭的妇女,早晚要照顾自己的孩子,没时间做早、晚饭。杨木匠一琢磨,早餐、晚餐还得在家里吃,还得动锅灶。算了,没意思。干脆在家吃,倒省事。娱乐也就是午餐一阵时间。上次吃完饭打麻将,没打几把。那做饭的喊着,收了吧,我要下班!

第二天,几乎是全村的老人都去养老食堂吃饭了。村上临时增加了服务员。场面跟过事一样。镇上、县上来了五辆车,还有记者跟着。

记者小姑娘和各位老年人热情地打招呼,不断在人群中采访,大家按预先准备好的答案“认真”地回答着。

“大爷,你天天来这吃吗?”记者小姑娘采访杨木匠。

“天天来!养老食堂比家里好。在这里有吃,能玩。养老食堂是老年人的家。感谢政府!社会主义真好!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杨木匠一股脑说完了,免得一句句回答。

最后,一位年轻的副县长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七)

杨木匠在人群中看到了杨杰。杨杰是杨木匠的堂哥。

杨杰和老伴一直跟了儿子在宝鸡住着。都好几年了。今天回来串亲戚,也被拉过来凑数。哥俩也不吃了,抬腿往回走。

走出们,杨杰问,这里平时来吃饭的人,没这么多吧?

杨木匠“呸”了一口,中午有时最多三两个吧  ,平时几乎没有人来!“金”都让村子上的王八蛋给念歪了!

哥俩一起到了杨木匠的家。杨木匠拿出小女婿送的“午子仙毫”茶叶,烧开水,泡了茶。两人在院子里闲谝起来。

“大哥,娃们怕我一个人在家不行,动员我去敬老院。昨天我和老李去看了常兴的敬老院,还见了老村长大个子,我们一起还喝了几杯。不过我看敬老院这事弄不成。我一个住屋里也能行。你说呢?大哥”杨木匠希望听听大哥的意见。

“兄弟,敬老院那地方不能去。当初我也看过。一个人在家,没病没灾的,到还可以凑合。等有病,身体不能动了,就麻烦了,敬老院也该撵你了。要么就是费用贵得很,一般人掏不起。”杨杰喝口茶,继续:

“今天,看见还有这么多老伙计都还留在村上。村上的医疗条件不行,有个大病急病啥的,都就耽误了。要是白天还好,出门扎堆谝一谝,心不慌。晚上各回各家,各自就没了照应。真到了有病不能动了,想找个照顾你的人,都不好找。说实话,想想这些,我心里都不是滋味。我也替他们发愁。你看我现在和你嫂子住宝鸡,这都好几年了。不是也挺好嘛。我们在儿子小区附近租了个一室一厅的房。前些年帮孩子们照顾孙子。现在孙子上幼儿园,我每天一接一送。你嫂子人家可骚情了,每天早晚还跳广场舞呢。哈哈。”

杨木匠说,你和嫂子在宝鸡享福呢!那是咱培养了一个孝顺的儿子,娶了个懂事的儿媳妇。娃们知道心疼你和嫂子。

兄弟,其实我原先也和你一样,很犟。当初,不管儿女咋劝,自己死活要就住村里。后来我想通了,你住村里,娃们照样操心、牵挂。到最后不能动了,真是没办法,给娃们倒添太多麻烦哩。我想通以后,还要做你嫂子的工作。一开始去宝鸡,一个熟人都没有,说话都听不懂。不瞒你说,有好几次都想打退堂鼓,回村里算了。可一想房租都缴了,咬咬牙,也就坚持下来了。兄弟,去城里住,的确有很多地方不适应。刚开始都要受些罪。给你说,早去早适应。越往后,越不难适应。哥劝你,还是跟女儿去住吧,迟早得走这条路。不要和娃们住一起,住一起弄不成。在外面租个小房子。离娃们近一点,相互有个照应。就是病了,城里看病也方便。娃们来照顾也方便。真有一天,不能动了,就是请个保姆也方便呀!

兄弟,听说你还种地呢?再甭胡球折腾了!种了一辈子庄稼,得是还嫌忙不够?你由着驴性子,把你怂累倒了,折腾谁呢?那二亩麦子满打满算能卖多少钱?说实话,不够一次感冒打针花的钱!娃们也很不容易!压力大的很着哩。咱要为娃们多想,虽然咱已经帮不了什么大忙了,但至少别添乱呀!让娃们少操些心,一心一意过日子。把咱自己身体照顾好,晚死几年,等娃们都大了吧!

我和你嫂子,目前相互照顾就行了,要死,它也是一个一个的死。到走一个,剩下一个的时候再说。咱不能给娃们添麻烦。你现在是一个人。住到城里肯定要先适应一段时间,怕个球,年轻的时候,咱们怕过啥?

我怕我适应不了,也怕没有熟人,心慌,把人就憋死了!

说到底,你还是自私。怕球呢?早些年咱俩去南山砍材,一去在山里住两晚上,狼虫虎豹都不怕。现在咋成这熊样了?!

杨杰端起茶碗和兄弟碰了下。继续说,你不是总证明自己有用吗?住城里,让娃们少操心,就看你有没有本事弄成?光会种地,有啥出息?克服困难,为娃们减轻负担,是正事。

经大哥这一番动员和激将,杨木匠心里亮堂了许多……

 

(八)

转眼到了国庆节。

周末下午,宝鸡人民公园,人山人海。公园每年都有菊展,今年的菊展格外吸引人。杨杰夫妇约了杨木匠一起看菊花。

杨木匠大女儿的孩子去年出国留学了。两口子负担加重了。大女儿两口一商量,干脆卖了在深圳的房子,辞了工作,举家迁到宝鸡,回家乡发展。宝鸡是个三线城市,住房、生活及工作的压力都小。自己以后在宝鸡养老,目前还可以照顾老人。大女儿安顿好一切后,前些日子在杨杰夫妇的鼓动下,杨木匠也搬来宝鸡住。就住在渭河桥南的人民公园附近。

兄弟俩一大早就约好了。在湖边的排椅上坐下。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话匣子。杨杰老伴去四处照相了。杨杰说,你嫂子玩时髦,最近又爱上拍照,随她去吧。

杨杰:“这下好多了。女儿回宝鸡,你也来宝鸡,一家人在一起多好呀!兄弟呀,前几天我看电视,电视上有一位专家讲得好。大概意思就是,人老了,一方面是生活起居需要照料,另一方面是情感需要关怀。现在农村的现状,既不利生活起居,也不利情感关怀。还是城里好,光是一年国家要给城里,花钱种草种树种花,就不知要花多少钱,谁给咱村上种花草?城里幼儿园、小学、中学都有,人家有钱的人家还挑着上呢!咱村子没有幼儿园,连学校都没了。”

杨木匠:“我算是看明白了,国家建设的钱大都花在了城里。城里就是方便!尤其了买药、买菜,丰富得很!我看比咱村里还便宜。再就是吃饭,我有时候偷懒不做饭,街上到处是餐馆,还有外卖,真方便。”

“还有这公园,你说这一年办一次菊展,要花多少钱?公园门票也不收,你说这钱谁掏的?”杨木匠好奇地问。

“肯定是国家掏的!”

  ……

柳枝垂下来,随微风摇摆。湖面上偶尔有鸭子和鹅悠闲地游过,远处游船上的人忙着拍照,殊不知他们也成了岸上人的风景。

哥俩不说了,欣赏起眼前的美景。任微风习习,看人来人往。

杨杰老伴回来了,大声喊着:

“老杨,你哥俩看谁来了?”

哥俩站起来,看见杨宏伟牵着老娘的手走过来了。“老姨,你啥时候来宝鸡的?我们都不知道?快来坐。”

宏伟娘和杨杰老伴坐下。宏伟告诉两位大哥,我娘也是为我考虑,怕一个人在家如果发生了金林妈那种事,对我影响不好。娘呀,一辈子都为子女着想。来了一向了。刚来也是很不习惯,但我娘能坚持,也努力学呢。慢慢习惯了,目前还能自理,我下班有空就过去看看。等年龄再大些,给雇个保姆。隔三差五,陪老妈睡一宿,说说话。

“我妈这一来呀,我不用每周往老家来回跑了,也不担心了。女儿也周末有空也去陪陪她奶,老太婆一见孙女可高兴了,有几次还偷偷给钱呢。也不怕两位大哥笑话,我娶那媳妇以前对我妈不好。现在这么一弄,媳妇也开始转变了!每次我去看我妈时,还让带些菜过去。那天还说,到了过年时,把老人接家里,一大家吃团圆饭,一起过年。我妈听了,激动得掉眼泪。”宏伟高兴地说着。

宏伟从兜里掏出围巾,给老娘戴上。

杨杰拍拍杨木匠的肩,半调侃地说道:“兄弟,姨那么大年龄了,都能行。姨、宏伟、老婆,这怂刚给我诉了一下午的苦,这也不舒服,那也不适应。你怂要向姨学习呢!听下没有?”杨木匠红着脸,慢慢来嘛。

宏伟娘拄着拐棍站起来,拉着杨木匠的手说:“原来祖祖辈辈在秦家庄住,老老少少几辈人都不出门,一家人一个院子。相互照应,在家养老就行了。现在社会变了,种地都机械化了,庄稼没有啥务的。农村不需要那么多人,年轻人都要出门打工挣钱。不挣钱,养活不了家。现在娃们到城里做活,咱就搬到娃们跟前。让他们别来回跑,少操心。在哪不是一死,一家人在一起就是福。到宝鸡,姨也不习惯。一来连电视都不会开。不会开,我就不看了。后来我孙女给调好了,我只压一下,电视就开了。”

“我妈就爱看《都市碎戏》,把每天播放的时间都记着呢。来回就那一个台。真会弄了,就是就是。”杨宏伟补充着。

“宏伟给我租了个一楼的房子。要不上电梯我可不会按。我在小区都认识咱万阳一个、黄埔一个老婆,人家比我年轻几岁,经常在院子拉家常。你看今天到公园还碰到咱庄子你们几个。以后经常走动,说说话,就不心慌了。他木匠叔,你要一个人不得成,来姨家,姨照顾你!”老太婆的话,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杨杰老伴提议大伙合个影。回头发给娃们的手机,大伙都能看到了。杨木匠对她说:“嫂子早来几年城里,啥都学会了,能得很么!”大家又是一阵欢笑……

太阳开始慢慢落下,西面的天空一片红,映得湖水斑驳陆离。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1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青海福彩网 湖北快3 吉林体彩网 天津福彩网 海南福彩网 北京福彩网 海南七星彩 重庆快乐十分 青海福彩网 天津体育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