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朔方》2019年第12期|王春林:夏访玛珥湖

2020-1-7 09:53| 编辑: admin| 查看: 274| 评论: 0

从来也没有想到,在我第一次有机会到广东湛江的时候,居然会在不期然间邂逅一枚南国的夺目明珠——湖光岩玛珥湖。

或许与我自小就生活在缺水少雨的北国黄土高原,眼里所见每每是光秃秃的山梁沟壑有关,内心里一直向往的便是南国的青山绿水、湖泊大海。也因此,能够有机会到地处中国大陆最南端的雷州半岛,到虽然早已闻名遐迩但却从未造访过的湛江市走一走,我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朋友的盛情约请。

孰料,一向粗心大意的我,竟然忽略了答应朋友前往湛江市的时间乃是盛夏季节的炎炎七月。虽然也还只是公历的七月初,但在不仅四季分明,而且很大程度上还享有着避暑胜地之名的太原,却已经明显感觉到了某种咄咄逼人的暑意。地处北国黄土高原上的太原,尚且已经这般热浪滚滚,更何况是地处热带亚热带之间的湛江市呢?带着对南国风光的觊觎,对友人相聚的期待,当然,还有一点点对那“赤日炎炎似火烧”般气温的忌惮,我开启了此次的湛江之行。

好事果然多磨,在先后经历了两次飞机严重晚点的辛苦遭逢之后,终于踏上那片神往已久的雷州半岛时,已经是7月13日的凌晨两点了。依照我长期在北方的生活经验,不管什么季节,哪怕是在“赤日满天地,火云成山岳”的暑天,到了这慌鸡声声的丑时,气温总会降下来,虽不至于凉风习习,却也有沁人心脾的清爽。然而,当我兴冲冲地奔出舱门,走下舷梯的时候,迎接我的,竟然是一阵又一阵的热浪。而且,这南国夏夜的热,很显然与北国那样干燥烤人的热有所不同。如果说北国的热,更具有男子汉爽直的特点,一点都不绕弯子,不曲径通幽,那么这南国之地雷州半岛的热,就更多地类似于女性的柔情似水了,既有那么一点湿答答,也有那么一点黏腻,就一下子扑了上来,如同一块大毯子似的,把你紧紧地裹了个密不透风,直让你连气都喘不上来了。如此,因为身体矮胖,原本就酷爱出汗,总是一身大汗淋漓的我,马上就变成了一个汗流浃背的汗人。的确一点都不夸张,因为在后来的行程中,当走到大名鼎鼎的特呈岛上时,我自己曾经专门做过一个实验。那天清晨,我一个人坐在户外的一块大石头上,什么也不做,一动也不动,那汗却止不住要哗哗哗地往外流淌。是的,实情诚然如此。尽管那声音,从物理学的层面上是听不到的,但在我自己的感觉中,这汗水不仅有声音,而且这声音还真就是哗哗哗地特别响。当地的朋友不无戏谑地开玩笑说,湛江市这种充满黏腻意味的热,不过是代表了湛江人对千里迢迢远道而来的朋友们巨大的热情。当然,这一点我无可否认。南行的数日间,自己的确真切感受到了当地朋友的真诚热情,甚至与湛江人的热情相比,那份炎炎夏日的热,似乎都要略显逊色了。

不过,面对着南国湛江简直就是过分黏腻缠人的热浪,等到第二天,也即7月14日的下午,于不期然间被朋友突然带到距离湛江市区十八公里的湖光岩玛珥湖的时候,的确是要意外地惊喜到快要振臂一呼的地步了。那是一片怎样油汪汪的绿啊,那是一泓怎样清澈如许的水啊,那是一个无论如何都难以想象得到的所在。不知道其他同行朋友的感觉如何,反正在我,是一下子就沉醉在湖光岩玛珥湖那一片充满诗情画意的湖光水色之中,而流连忘返了。

根据现代科学的考察研究,湖光岩玛珥湖的形成,乃是火山爆发的一种直接结果。大约在十四至十六万年前,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湖光岩玛珥湖一带,是一座平地火山。其炽热的岩浆与地下水混合之后所产生的高温高压,最终致使火山发生强烈的爆炸。就这样,在经过了很多次的爆炸与喷发后,终于在火山口形成了一个四百多米的深坑。接下来,又经过了长达十几万年的自然沉积,所最后形成的,也就是我们今天能够亲眼看见的南国夺目明珠——湖光岩玛珥湖。令人更加感到神奇的一点是,这一大自然鬼斧神工造物的姐妹湖,竟然远在欧洲的德国。具体来说,另外一个具有相同地质结构的玛珥湖,位于德国的艾费尔高原地区。当然,这种造物的神奇的确令我们赞叹不已,也疑问不止。但我,志不在此。与其纠结于湖光岩玛珥湖的来历,莫如珍惜眼前的时光,一睹为快,利用这难得一来的机会,好好欣赏一下这美景才是。据介绍,前任国家领导人董必武,以及著名作家郭沫若等人,都曾经在这里留下过美妙的诗句。“四山围一湖,湖水明如镜。山边有岩洞,岩与湖光映。”董老诗歌开头的这几句,看似白描,却特别精准地为我们呈现出湖光岩玛珥湖地区特有的旖旎风光。四面是屏障一般的高山,被围在中间的,是一片平明如镜的湖水。正因为湖水特别清澈,才能够让诗人以镜面来加以比拟,仿佛湖面可以照出人的影子来。更进一步去看,就可以发现山里面处处遍布着岩洞,这些岩洞在阳光的照耀下,与湖面的波光粼粼相互辉映,构成了一幅别致的人间美景。而一向以多情著称的郭沫若,面对着玛珥湖的夺目风采,也情不自禁地陷入到了一种思古之幽情中:“楞严存古寺,点缀岩光湖。一亭编炮茂,几树洁檀珠。惜无苏轼迹,但有李纲书。拂壁寻诗句,三韩有硕儒。”郭沫若诗的前四句,依然是在以他的生花妙笔描绘着湖光岩玛珥湖一带的瑰丽胜景。但其中,郭沫若尤其强调承载着古老历史的那座楞严寺的重要。事实上,也正是从楞严寺入手,诗人的思绪从现实转向了早已逝去的那些年代,回到了苏轼与李纲他们曾经一度引领风骚的大宋王朝。那些优美或者说传神的诗句,究竟到哪里可以寻觅呢?唯因一时搜索无处,就连一向才思敏捷的郭沫若,也禁不住连连摇头感叹,竟还是“三韩有硕儒”啊!

“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假若说如同郭沫若这样的大文豪,在面对湖光岩玛珥湖胜景的时候,都一时间陷入到了寻章摘句而不得的困境之中,那么,如同你我这样的凡夫俗子,也就只有默默地感受欣赏这湖光岩玛珥湖美景的份了。不知道大家当时的第一反应如何,而我自己,匆匆忙忙地从旅行车上奔下来后,是做出了一副一下子就要扑入玛珥湖怀抱的举动。是的,实情就是如此。当然,作为一名一点游泳技术都不懂的旱鸭子,肯定不敢跳进最深处据说达数百米的玛珥湖中去,但或许与急于摆脱滚滚热浪困扰的缘故有关,那个时候,在我内心世界里,的确生出了扑通一声纵入湖中,洗一个冷水澡的强烈念头。但也正如你所料到的,实际上的我,也只是迫不及待地沿着湖边小道奔向了湖边,静静地站在湖边观赏湖上的美景佳色而已。因为连一丝风都没有的缘故,我眼前是一面平缓如镜水波不兴的湖面。透过清澈的湖面看下去,是几条身体几近于透明的小鱼,摇摆着生动的尾巴,在我的脚边貌似旁若无人地游来游去。说实在话,在那个时候,我所生出过的一个真切念头,就是干脆把自己化身为一条游鱼,以便能身临其境地、彻底地融入玛珥湖——这南国的明珠中间去。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这是我往日读过的关于江南的佳句。置身于湖光岩玛珥湖边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浮上心头的,依然是这样的一些千古名句。但两相对照之下,那样一种悠然的恬静之美,在当下这样一个浮华俯拾的时代,恐怕是再难以寻觅到了。但在湖光岩玛珥湖边,面对着那茵茵水草、悠悠绿树、脉脉湖水、细细游鱼,虽然周身依然酷热难耐,依然是逼人的暑意,但我的内心深处,的确是感觉到有明显的悠然、恬静与清凉生出了。

老实交代,七月中旬在湛江的那些日子里,应各位朋友的盛情,我的确走了很多地方,也了解到了湛江市各个方面的社会发展状况。毋庸讳言,正所谓发展才是硬道理,或许与经济发展过程中曾经落下一些脚步有关,这些年来,湛江市各界奋发努力,积极进取,急追猛进,在各方面都取得了格外耀眼的实绩。比如,那一片片五颜六色看似层林尽染的“菠萝的海”;比如,那吞吐量日益增加的国际性大港口;再比如,湛江钢厂那眨眼工夫就可以把厚厚的钢锭挤压成薄薄钢片的热轧先进工艺,所有的这些,都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但在充分肯定湛江经济与社会发展实绩的同时,我却总是要不由自主地思考经济发展与自然生态保护之间的关系问题。从一种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说,作为核心与基础的经济建设,无论如何都不能滞后。道理说来很简单,毕竟,生存才是第一要义,经济倘若不发展,就连最起码的温饱或者说衣食住行的问题,恐怕都难以解决。然而,到了所谓现代性强势冲击的当下时代,在人类的基本生存问题已经被彻底解决之后,我们所需要面对思考的,就应该更多的是如何才能够使人类生活具有更高品质的问题了。那么,到底怎样才算是更高品质的生活呢?不同的时代,对这个问题显然会有不同的解答。当下时代的中国,正行进在迅猛现代化的路上,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激烈。在大多数中国人总是被所谓看似无端生出的雾霾而叫苦连天的时候,我觉得,最不容忽视的一个问题,恐怕就是如何才能够真正实现自然生态的及时保护了。试想想,假如我们彻底丧失了那些蓝天白云、清风绿树、小桥流水,假如我们从此之后被迫一直生存在所谓的水泥丛林中,那样一种存在方式的恶劣与糟糕,恐怕是不管怎么说都无法接受的。也因此,当我漫步驻足在湛江湖光岩玛珥湖边的时候,一方面固然在为这些年湛江市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而欣喜,而感慨不已,但在另一方面,所更多思考的,却是如何在关注经济发展的同时,更多地给予如同玛珥湖这样负氧离子早已超过了一般标准数值的生态环境,及时而有效的保护措施。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再继续重复过去那种牺牲环境换取经济利益的恶性循环,而使对于人类生存意义更为重大的良好生态环境遭受不应有的破坏。这,才是我这次湛江之行中最为关注湖光岩玛珥湖的现实意义和价值所在。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然而,在当下这样一个现代化咄咄逼人的时代,这一切似乎都变得遥不可及。所以如何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做好生态保护工作,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命题,也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大工程。唯其如此,我们才能够体会“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的乐趣,才能够领悟“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恣肆,才能够“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匆匆忙忙地,我的第一次雷州半岛之行,就这样结束了。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莫过于这个由于火山一再爆发所形成的湖光岩玛珥湖了。别了,我的湖光岩,我的玛珥湖!我想,在有生之年,我肯定还会找机会再来探访你这南国的明珠——湖光岩玛珥湖!

王春林,1966年出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为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并多次担任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评委。出版批评文集《话语、历史与意识形态》《思想在人生边上》《新世纪长篇小说研究》等十余部。


甘肃快3 湖北快3开奖 浙江福彩 安徽快3走势 海南福彩网 浙江体彩网 广西快3走势 大乐购彩票计划群 67娱乐系统 青海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