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飞熊流浪记(二)

2020-1-2 09:27| 作者: 杨党生| 审核: 罗爱田|查看: 712| 评论: 0

     一天一夜后,飞熊来到了一座城市,这儿高楼林立汽车川流不息,这正是飞熊要找的地方。可是这个城市太大了,陈老头和他儿子送飞熊下乡是从小区里开着车去的,飞熊一路上没能撒尿,没留下自己的气味,这让它无法循着原路找到陈老头的家。现在,它在数不清的高楼面前傻眼了。

我爸爸住在那幢楼呢?飞熊昼夜在街头转着,渴了就喝地上的水,饿了就在饭馆旁边捡骨头吃,困了就睡在街边的屋檐下。它这样在这座城里转了一年,就是没看到它记忆中的那个小区和那幢楼。

一天深夜,已经在街上转了17个小时的飞熊又累又饿地来到一个街区,这个街区沿街摆着一些桌子,但是只有一张桌子边坐着人。飞熊仔细看了看,围坐在桌子边的人是4个年轻人,31女。女的一头红发,3个男青年中一个是“光头”,一个染着绿头发,一个染着黄头发,个个面目凶恶,这让飞熊有些害怕。它想到另外的地方去觅食,却看见他们的桌子下满是骨头。飞熊饿极了,就向那张桌子走去。它认为女人一般比男人善良,就在红发女脚下吃起骨头来。哪知才吃了个半饱,红发女就拎着手提包向它打来,它慌忙后退,在这一瞬间,它闻到这只手提包里散发出一股酸味。它退到街边又站了下来看着这张桌子,因为它舍不得那张桌子下的骨头。没过多久,这三男一女打着呵欠走了。飞熊立即跑回到那张桌子下面,它正要吃一根鸡骨头,却看见那鸡骨头旁边有一个手机,这个手机上也有一股酸味,它断定这个东西是红发女的提包里掉出来的。它虽然不知道手机有啥用,甚至不知道手机这个名称,但是,它感觉这个东西对人很重要,因为它爸爸无论到哪儿都带着这个东西。它想,既然红发女有和我爸爸一样的东西就一定是我爸爸的朋友,既然是朋友就必定有往来,我要是把这个东西给她送去她一定会收养我,只要她收养我,我不久就可以在她和我爸爸的交往中回到我爸爸身边了。

一想到不久就能回到爸爸的身边,飞熊的饥饿感完全消失了,它马上衔着那个手机循着那股酸味追。没追多远就看见刚才在桌子边吃饭的那几个人了,他们站在一个小超市前,红发女正着急地在翻看提包。飞熊就跑到红发女身边,嘴里衔着的手机在她的裙子上碰了几下。看见了飞熊嘴上的手机,红发女的脸上露出了惊喜,她飞快从飞熊嘴里拿过手机,然后神情激动地表扬了飞熊几句。见飞熊对着她摇头摆尾,她以为飞熊想领赏,就到这个通宵营业的小超市里买了一根火腿肠给飞熊,飞熊闻都不闻那火腿肠一下,只是用舌头舔她的手。红发女不高兴了,她对飞熊扬起了手提包。站在她身边的“光头”立刻抓住了她的手,又指着飞熊的鼻子叽叽咕咕地对红发女郎说了一些话。飞熊虽然没听懂“光头”的话,但从他的手势看,好像说的是这条狗的嗅觉特别灵。红发女听了“光头”的话以后高兴地蹲下身抚摸了飞熊几下,然后叫飞熊跟他们走。这正是飞熊为她送来手机的目的,就摇着尾巴乐颠颠地跟着这四人走进了一个小区,又进了一个不大的房间。刚进去,飞熊就看见红发女急不可待地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小塑料袋,又从小塑料袋里抖出一些带酸味的白色粉末到几张锡箔纸上,这四个人就对着锡箔纸吞云吐雾起来。飞熊觉得锡箔纸上冒出的烟很呛鼻子,就躲到厨房里去了。厨房里的空气毕竟不好,它在厨房里呆了一会儿,感觉房间里没有烟雾了,又从厨房出来,它立刻惊呆了,因为那三男一女全都脱得精光在床上翻腾。飞熊以为他们在打架,就跳到床边对着四人吼叫,还伸出前脚去挡准备把身子压向红发女的绿发男。飞熊的本意是劝他们不要打架,没料到它的叫声和动作惹恼了床上的人。红发女首先拿起一个枕头向它砸来,“光头”又跳下床拿起根皮带追着它打,它赶快逃进厨房,“光头”还是气咻咻地打了它几下才返回房间去了。

这一下飞熊怕了这三男一女了:他们太凶了,我爸爸从不打我,这么凶的人会是我爸爸的朋友吗?它想了十几分钟,最后总结为:可能他们在玩某种游戏,我搅扰他们了。为了找到爸爸,飞熊决定还是跟着这几个人,主要是跟紧红发女。

过了两天,华灯初上,红发女涂着口红来到飞熊身边,她把她的皮鞋在飞熊的鼻子那儿凑了一会儿,就扭着屁股独自出门去了。飞熊以为红发女要去它爸爸家串门,呜呜地叫着要跟着那女青年追,两根皮带立即落在了它的头上,打得它眼冒金星,它赶快躲进了厨房,再也不闹着去追红发女了。

过了大约一小时,“光头”用一根皮带套住飞熊的颈子,和“绿毛”“黄毛”一起牵着飞熊出了门。飞熊明白了,这是叫它去找那红发女。红发女这会儿说不定和我爸爸在一起的呢。它兴奋地蹦跳着,嗅着红发女的气味一路小跑,不一会儿就把“光头”等人带进了一个小旅馆,在这旅馆二楼的一间房间前停了下来。“光头”一脚踹开门,牵着飞熊冲了进去,一张床上的被褥被掀开了,飞熊看见床上躺着两个一丝不挂的人,其中那个女的正是红发女,而男的是个秃顶的中年人而不是它爸爸。它愣住了。这时,“光头”咆哮起来,那意思好像是说红发女是他的老婆。随着这一声咆哮,“绿毛”和“黄发”跳上床按住了“秃顶”,“光头”则拿出尖刀抓住“秃顶”下身的条状物要割,“秃顶”立刻哭着告饶。又过了一会儿,“秃顶”和红发女都穿上了衣服,“光头”他们牵着飞熊与“秃顶”一道来到一间屋。飞熊看见“秃顶”从一台机器里取出几大沓钱来交给了光头。

当天晚上,飞熊得到了一个鸡腿的奖赏,但是它却高兴不起来。它想起了“秃顶”哭着告饶的情形。他多可怜呀!被打了,还要取钱给光头。这些人绝对不是我爸爸的朋友,我爸爸从不欺负人,也不会拿刀要别人的钱。要是我爸爸知道了我帮这些恶人欺负人就不会喜欢我了。它决定逃走。可是怎么逃呢?这伙人回到家总是关着门,他们住的地方在11楼,我从阳台跳下去会摔死的。飞熊无奈地叹着气。

时间在飞熊苦苦思考逃跑方案中流去了三天。这天晚上,天黑不久,红发女又出去了。约一小时,“光头”又把皮带套在了飞熊的脖子上。这次,飞熊已经抱定了不跟他们去欺负人的主意。当“光头”牵着它向门外走时,它用前脚蹬着门框不肯迈步。皮带马上雨点般落在它的身上,打得它浑身火烧一般的痛,飞熊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再次带着“光头”等人嗅着红发女的气味走。这次,他们来到一个公园,在一个人造洞穴里,飞熊又看到了一丝不挂红发女,这次哭着向“光头”求饶的是一个胖得像啤酒桶的男人。飞熊看见“胖子”把一个黑色提包交给了“光头”。一会儿,“光头”他们就押着“胖子”离开了那个洞,来到一片草坪。飞熊见“光头”收起了刀,而“光头”的手虽然还捏着套在它脖子上的绳子,却心不在焉,他更重视他手中的黑色提包。飞熊向后看了看,看见他们身后是“胖子”,“胖子”身后才是“黄发”和“绿发”。飞熊想,这是逃离的机会呀!就猛地向前一蹬腿,一下子弹射出近三米远,捏着绳子的“光头”被飞熊猛然一拖,竟然扑到在地,手中的绳子和提包一齐从他手中飞了出去。飞熊获得了自由,它带着绳子飞快地冲过草坪,一蹬腿,刷地一声越过了两米高的水泥栅栏,到了公园外。这时,它听见有人在喊:“黑娃!”谁是黑娃?飞熊调过头来,见胖子对着它在喊。再细看,“胖子”提着黑色提包正向栅栏这儿跑,但他跑的速度太慢,手拿尖刀的“绿发”就要追上他了。这个人是我带人来把他抓住的,我得救他。想到这儿,飞熊再次跳进公园,迎着“绿发”冲了上去,“绿发”一刀向它戳来,它侧身一跳,那把刀贴着它的身子划了过去,不待“绿发”收回手,飞熊在空中一扭身,一口咬在“绿发”的肩膀上,“绿发”一声怪叫,身子向后踉跄了两步,听到啪的一声,一片水花溅起,“绿发”跌入了一个水池中。从后面赶来的“黄发”吓得用尖刀指着飞熊,嘴里叫着:“你敢来,你敢来,杀死你!杀死你!”这时“光头”也把尖刀拿在了手中,飞熊知道自己不是两个刀客的对手,它扭头一看,“胖子”已经骑到了栅栏的顶上,就风一般向栅栏跑去,到了那儿它凌空跃起,就在这时,它感到屁股一阵钻心的痛,但是,它依然轻松地跳过了栅栏。再扭头一看,“胖子”正躺在栅栏外的人行道上哼哼,飞熊立刻跑去叼着他的衣服领子使劲向上拖,帮助“胖子”站了起来。“胖子”感到自己此时离不开飞熊的保护,他站起来就抓住套在飞熊颈项上的绳子,和飞熊一起跑过了马路又跑到了一个广场,这儿有很多人在跳街舞,“胖子”估计“光头”他们不敢在这儿来对他动刀了,才牵着飞熊在一条石凳上坐了下来。

在石凳上坐下来以后,“胖子”才看见飞熊的屁股上插着把刀,他吓了一跳,忙拔去飞熊屁股上的尖刀,又去广场旁边的药房买了创可贴贴在飞熊的屁股上,然后牵着飞熊到一个地下停车库发动了一辆面包车,一小时后,这辆面包车开进了一座有围墙的院子。

他们刚下车,一条跟“胖子”一样肥的狗迎上来直向“胖子”身上跳,胖子也捧着它的头“豆豆乖,豆豆乖”地叫,亲热得让飞熊想起它和陈老头在一起的日子来。就在这时,一个中年妇女怒气冲冲的从一间屋子出来对胖子吼道:“你死到那儿去了!工人闹了一天了,明天再发不出工资他们要把我们捶成肉酱!”“胖子”陪着笑,不慌不忙地从黑挎包里拿出几沓钱在中年妇女眼前晃了晃。但是,那中年妇女还在吼:“既然借到钱了为啥不早回来?”“胖子”告诉那个中年妇女,他在街上遭遇了拦路抢劫,是这条狗救了它。这个中年妇女这时才注意到正与豆豆互相嗅着的飞熊,她有些怀疑地问胖子:“是流浪狗吧?它怎么救得了你?”“胖子”对她说:“我拿到钱已经是晚上了,我背着钱去停车场,路过一个没有行人的公园外,突然窜出来三个歹徒,他们拿着刀向我要钱,这时,这条狗突然从公园的围墙里跳出来,一口咬掉了其中一个人手中的刀,又把一个歹徒咬得趴在地上,他又掩护我跑过了马路。坐下来以后我才看见它的屁股上插着一把刀,是我扒掉了它屁股上的刀,又去买了创可贴贴了它的伤口。”说到这儿他让那中年妇女看了飞熊的屁股。这个妇女的脸上露出了感激之色,她对胖子说:“这是一条义狗哟!明天带它去宠物医院去包扎一下,一定要把它的伤治好。”“胖子”说:“给它治伤是必须的,我还有个更好的主意,待它的伤好了以后叫它给我们打广告。”那妇女愣愣地看着胖子:“它能打什么广告?”胖子笑着回答:“你看它多强壮,它的弹跳力也特别好,它救我的时候,两米高的栅栏轻轻一跃就过来了。我们生产的狗粮不是不好销吗?我们打广告的时候就说它是吃了我们的狗粮才跳得这样高。我敢保证不出两个月,我们的生产的狗粮就可以畅销全国,甚至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那中年妇女的脸上绽放起了花一样的笑容:“我老公越来越聪明了。”说着用两个手指在“胖子”的脸上掐了一下。

飞熊在“胖子”的狗粮厂里生活十五天了,在这十五天里,“胖子”为飞熊治好了伤。这让飞熊觉得“胖子”是个好人:“胖子是我带人去抓的,胖子还挨了打,我救他是应该的,他就是不为我治伤我两也扯平了。而他不计较我带人抓他的事,还为我治好了伤。”它决定也为“胖子”做点什么才离开这儿,就像答谢妞妞一家那样。

飞熊和豆豆也成了朋友,豆豆已经知道了飞熊是为了找它爸爸才到处流浪的。从第10天起,豆豆每天天蒙蒙亮就陪着飞熊到城里去转一大圈,帮飞熊找爸爸。这天上午,飞熊和豆豆从城里回来,距离院子还有100多米就听到“胖子”在院里喊黑娃,喊声很急,就像那晚从公园里逃跑时喊它一样。飞熊以为胖子又出了什么事,立刻风一般向小院冲去。到了小院门外,见小院的铁钎门关着,“胖子”提着黑提包站在院子中间,他旁边还站着两个人,其中有个人长发披肩的男人扛着一台摄像机对着它。“这些人光天化日之下也敢抢人!”飞熊大怒,它纵身一跃,嗖地一声跃过两米高的铁钎子门,张开大口直向“长发”扑去,它这一举动迎来了一阵喝彩声。“胖子”赶快拦在它的前面捧起它的头抚摸起来。飞熊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还在想时,“胖子”指着铁钎门对它喊了起来,飞熊从“胖子”的手势中看出,胖子是要它再跳一次。原来胖子是要我表演跳高呀!它想。这时候它认出了摄像机,它虽然不知道摄像机的名称,但是,它知道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机器,陈老头的儿子就曾用这种机器记录下它的生活情形并在电视机里放给它看,十分有趣。它想,难道胖子要记录我的跳高能力去放给别人看?那就再跳几次吧,反正表演跳高对我没一点坏处而对胖子却可能有很多好处。想到这儿,它调头就向铁钎子门冲去,人们只看见一道黑色的电光在铁钎子门的顶部闪了一下,飞熊就轻松地落在了院子外。它的脚在院外刚沾地又旋风般转过头一蹬腿,斜着身子刷地一声又飞进了院子,进入院子后它并没有立刻着地,而是在空中翻了一个空心跟头,然后才稳稳地站在了院子当中,小院里又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

飞熊很得意,它快活地跑到“胖子”身前摇起了尾巴,“胖子”这会儿却没有功夫搭理它,他正神采奕奕拿着一袋狗粮对着摄像头讲话:“这条狗为什么跳得这样高?它为啥这样强壮?因为它一直吃活力牌狗粮!”为了证明他所言非虚,“胖子”从袋子里抖出一些狗粮在一个事前准备好的碗里。飞熊天不亮就进城找爸爸,回到这个院子又表演了一番跳高,早已饿了。见到狗粮,马上就埋下头吃起来,“长发”立刻把镜头对准飞熊的嘴。没想到豆豆一步跳了过来,也把嘴伸进了碗。一个戴眼镜的人伸出脚想把豆豆蹬开,听见汪的一声,豆豆一口向“眼镜”的脚咬去。“眼镜”慌忙后退,竟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一个工人忙去把他扶起,“胖子”去拖开了豆豆。长发披肩的男人对“胖子”说:“肥狗进入镜头了,你该不是想宣传狗吃了你的狗粮长得像你吧?”“胖子”尴尬地笑了一笑,说:“重拍,只拍黑娃吃狗粮。“长发”重新把镜头对准了飞熊,飞熊却不肯吃了。原来,飞熊早把豆豆看成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弟兄。它看见“胖子”不让豆豆吃饭,也就停止了进食以示抗议。胖子想,要是黑娃不吃了何以证明它是吃了我的狗粮才这么厉害呢?就对“长发”说:“可能是它还没饿,我们等一会儿,它饿了进食时我们再拍。”“长发”说:“我们的时间等不起,我还要去其他地方拍广告片呢。”“胖子”陪着笑说:“我给你加点钱。”“长发”问:“加多少?”“胖子”回答:“500块。”“哈!哈!哈!”“长发”大笑了几声,说:“500块,你把我们当要饭的了。”“胖子”问:“那你要多少钱?”长发回答:“两千块。”胖子的眼睛瞪大了:“两千!你,你…”他大概要说出一些难听的话,但又忍住了。过了一会儿,他咬了咬牙,对“长发”说:“一千!”“长发”说:“两千块一分不能少,两千又不是我一个人得,照相的还要分。”胖子把脸调向了一边:“一千,不能再加,再加我不要它吃狗粮的镜头了。”“长发”看了“眼镜”一眼,见“眼镜”点了点头,就对“胖子”说:“今天我们是第一次打交道,为了图下次,一千就一千!”“胖子”站起来,皮笑肉不笑地领着“长发”和“眼镜”进了他的办公室,他们三人就坐在沙发上天南地北地侃了起来。侃了约5分钟,“眼镜”像是想起了什么,他对“胖子”说:“我看黑娃主要是看到我们不准豆豆吃饭它才不吃饭的。不如这样,我们先把黑娃栓在一旁,让它看着豆豆吃狗粮,等豆豆吃饱了,再把豆豆拴在一旁,让黑娃吃,那时黑娃的吃相一定很饿,拍出来的效果绝对好。”“胖子”的脸上露出了惊喜:“对呀!看来你比我聪明。”他们立刻行动,用绳子把飞熊套在一根柱子上,让它看着豆豆吃狗粮,直到豆豆吃得吃不下了。才把豆豆栓在柱子上让飞熊来吃,这一次,飞熊吃得狼吞虎咽,胖子激动得大叫:“快录,快录,太好了!太好了!”

15分钟过后,“胖子”喜气洋洋地开着他的面包车带着“长发”和“眼镜”向厂外走。约8分钟,他们来到市区一家饭馆。才在饭桌旁坐下“眼镜”就惊叫起来:“呀!我的手机。”他马上站起来用手在全身摸,摸了一小会儿又对“胖子”说:“我的手机可能掉在你的车上了?”他们三人立刻跑回车上,找遍了车内车外,没有手机。眼镜急了:“我的手机里存有好多照片,还有今天的照片,不找到不行!”就在这时,他感到他的手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低头一看,是飞熊含着他的手机在碰他,他惊喜地叫了起来:“嘿!黑娃,你在哪儿找到的我的手机?”飞熊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口含手机往他手中递。他忙从飞熊嘴里拿过手机对飞熊说:“走,跟我去吃饭。”飞熊   却撒腿向“胖子”的狗粮厂方向跑了。

“胖子”他们重新回到饭桌旁。“眼镜”一脸惊奇地问胖子:“黑娃怎么找得到这里?”“胖子”眯起眼睛一笑:“他闻着车辙的味来的嘛?狗的鼻子比人的鼻子灵多了,黑娃的鼻子又特别灵,这儿距我的厂才5公里,就是50公里它也能找来。”“可他怎么知道这手机是我的?”“这手机在你身上就有你的气味嘛。每一个人的气味都不同,要不是这样警犬怎么跟踪追捉罪犯。”见“眼镜”还是一脸惊奇地看着桌子,也不动筷子,“胖子”又说:“你在厂里跌那一下的时候我看见你的手机从裤兜里掉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自己捡起来了吔。”“眼镜”说:“是吗?我当时没注意。”说到这儿他一下挺直了腰指着“胖子”说:“好哇!绝对是扶我起来那个工人捡了我的手机去藏了,黑娃当时看见了,我们走后它才去把我的手机找出来还我。你的工人手脚不干净,黑娃是非分明!”

“眼镜”是聪明人,他分析得一点没错。当“眼镜”被豆豆吓得跌坐在地上时,他的手机确实从裤兜里掉了出来,扶他那个工人看见了这个手机,他边扶起“眼镜”边快速捡起那个手机放进了自己的裤兜,然后就到自己的宿舍把这个手机藏进了被窝。他这一系列动作被飞熊看见了。以飞熊的知识,它当然不知道这个工人的行为叫偷,它以为那个工人是暂时为“眼镜”保管一下手机。当它看见“眼镜”坐着“胖子”的车走了,它以为是“眼镜”忘了向工人要回自己的重要东西了。就跑到工人宿舍,从被窝里找出这个手机,含着它跑了5公里,把它还给了“眼镜。”

听了“眼镜”的分析,“胖子”哼了一声,说:“我以前就发现那个工人有点贪小便宜,我回去一定把他踢了!”

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长发”这时开口了,他对胖子说:“把黑娃卖给我行吗”

“胖子”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起来,他一个拍广告的买狗去有啥用?他想了二十几秒钟也没想出“长发”买狗的理由。又想到,管他买狗去做啥,反正我的广告拍完了,黑娃没啥用了。就问长发:“你给多少?”“长发”张开一个巴掌说:“五千。”“胖子”大笑起来:“哈!哈!哈!你当我是没见过钱的人了。这么优秀的狗,别说五千,就是五万我都不会卖。”“长发”也笑了笑,说:“厂长,你也是养狗的人,应该知道狗市行情,现在除了藏獒,其他品种狗少有能买上五万的,何况黑娃长得四不像,一看就是杂交狗,我出五千已经很高的了。”“胖子”鼻孔里发出了一声哼:“黑娃虽然是杂交狗,但是,他的弹跳力、体力、奔跑速度和嗅觉没有狗可以比,去年公安局出五万买黑娃去配种我都没干。”“长发”收起了笑容,眼睛直直地看着胖子问:“你要多少?”“胖子”斩钉切铁地回答:“十万。”

“十万!”“长发”吃了一惊,随即又平静下来对胖子说:“你养黑娃无非是用来护厂,我告诉你,一百块钱一条的土狗养大了护厂房更厉害。”他顿了一下又说:“这样,我给你八万,你可以拿这个钱买好多土狗回来护厂。”“胖子”一想,一条捡来才十五天的狗卖八万也算横财了。就对“长发”说:“看在你很喜欢黑娃的份上,我就忍痛割爱,八万就八万,卖给你了,你要好好对它哟!”

一个半小时后,飞熊坐在“长发”他们的面包车上离开了狗粮厂。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吉林体彩网 极速快三 天津福彩网 上海体彩网 重庆快乐十分 浙江体彩网 上海11选5走势 海南七星彩 贵州快3 天津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