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心水先生与我有文缘

2019-12-31 10:49| 作者: 纪旭光| 审核: 罗爱田|查看: 157| 评论: 0

心水先生与我有文缘

——序《雨到黄昏花易落》及其他                   林继宗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这一辈子最有幸的缘分之一,是与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原秘书长黄心水先生结缘。

1

2018年9月初,我在网上接到心水先生来函,称想请我为他的新作散文集撰代序,“未知是否能抽空赐序?” 我回复:秘书长你好:谢谢您的信任!目前已经有9位文友等着我写序言,慢一些时间吧。我实在太累了,还有许多事情要办。他复函: 请多保重,不要太劳累了。 您的知名度高,因此相对的求您的人也多啦! 近一年来我也为六位文友撰代序,实在花费精力与时间。我又函复:谢谢您的鼓励!这样吧:您先把新书电子版发给我,我抽时间拜读,争取快一些写你新书的序言。他再复函: 谢谢在百忙中能优先为拙著撰序,有您这位名家赐来序文,拙书将增添无限光彩也。 两千字请您发挥, 敬盼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能将代序赐赠,再谢。

       心水名誉秘书长很快发来刚编好的新书。我即复:已经开始阅读大作,争取按照你的时间要求完成序言。你客气了,这是我完全应该做的。谢谢你!

 

                      2

散文集《雨到黄昏花易落》一书,共收录了心水先生近年来创作的散文68篇,洋洋洒洒十余万字。对于一个年逾古稀、长期在海外生活的长者而言,坚持用中文写作,殊为不易,出版了十几部书,更加不易!通阅全书,给我感触最深的有两点,一是强烈的自传体色彩,二是浓郁的生活情趣。

前些年,拙作诗化散文式系列长篇小说《魂系潮人》(五部曲)陆续出版后,我多次接受海内外媒体采访,畅谈写作经验。我认为,不论历史如何演变,社会如何发展,作家还是要写自己最熟悉的人,写最熟悉的生活。从“我”写起,向生活辐射,向社会和自然辐射,向世界辐射,这是文学创作的基本原则。《雨到黄昏花易落》同样遵循了这一规律。

心水先生祖籍福建翔安,出生并成长于越南巴川,1975年后,由于越南出现了严重的排华情况,一家人被迫逃难,挤上拥挤的货船,在海上汹涌的波涛中艰难度过了13天,漂流到印度尼西亚一个荒岛。经过近半年的坎坷历程,才以难民身份来到澳洲谋生。当年这段特殊的经历,给作家留下终生难以磨灭的印象,在作品中也多有提及。例如《食粥佬》写1966年底作家到芽庄市看望文友的经历,记录了越战期间雇佣军“侬族兵团”的情况。《吴溢源勤奋进修》讲述越战时作者到新村圣文山小学教书,与学生吴溢源相处的故事,显示了在越共「无产阶级」专政统治下,社会动荡、民不聊生的残酷现实。《新乡悠悠三十载》回忆作家三十年前搭乘旧货轮“南极星座”逃离越南,在海上备受煎熬的经历,更是惊心动魄,扣人心弦。例如:在七级风浪作祟颠簸下,挤拥如沙丁鱼的老幼难民呕吐和呻吟,融入无情拍击船身的怒涛吼叫声中,宛若海龙王狂怒发火誓要将这艘小货轮吞噬般,让千余位抛家弃国逃奔汪洋的苦命人欲死欲活。十三天与海浪搏斗,幸得余生。午夜魅影蒙蒙中船舱撞上礁石,海水绝不犹豫地大量涌入。那船已经半倾斜,在芬兰船长命令下,微曦中大家涉水登岸,才知陆地是个荒岛,是人兽绝迹、无水没粮的荒芜之绝地。

这些事,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作家亲身经历,有切身感受。写成文章,也就有了强烈的自传体色彩。作者真实地、细腻地表现了当时人们在严酷的环境和艰苦的条件下生存的情况,在真实的叙述中重现历史活力,使读者感同身受。

                         3

文学创作相对于学术研究,作者会在行文中融入更多的个人感受和生活情趣。学术研究需要客观冷静地对待世界、历史和现实,但文学创作却需要投入情感,要在客观真实的基础上,把作者在生活中所得到的情感熏陶,通过作品传递给广大读者,使他们也受到感染和教育。《雨到黄昏花易落》全书不少文章写生活中的小故事,在低酌浅唱中中展现人生真情与哲理。《闲谈养鸟》借饲养宠物的家常琐事,展示生命追求自由的豁达情感。《荣枯配对》描写花园里几棵果树由青翠到枯萎的过程,讲述生命轮回、连绵璀璨的道理。《雨到黄昏花易落》描写作者闲时修剪花草的趣事,表明人生浮沉、处世艰难的慨叹。试引两段,与大家共赏。

“在家中养鸟的人,必然以笼囚之,让可怜的小生灵顿成囚犯?它们有何罪而要受此凌虐?无非是人的私欲作祟,实在不该啊。这些养鸟者,所养不过三、五只或十余只,我养鸟于天地间,所养之鸟是无数只,有时多达数十只不同鸟类齐齐飞至;争着展喉高歌,或拍翅争食,或跳跃上下,或吱吱喳喳吵架不休。冷眼观赏,其乐无穷呢。(《闲谈养鸟》)

“枯树只要等到春的脚步莅临,交叉纵横而光秃秃的枝桠,都必争先恐后地冒出幼芽;然后如变魔术般地没多久时日,无花果树宛若张开大绿伞似的,将后园染满了翡翠之色。它还是一往情深地照样依偎着右方的枇杷树,到时,在冬季荣枯配对的景致,摇身一变就繁荣茂密,再难让人相信今冬曾经枯萎的长相了。(《荣枯配对》)

先生的行文,多姿多彩,确实值得一读。

 4

     心水先生旅居墨尔本,是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的创会秘书长。他已经出版十几部文学专著,我拜读了好几部,都有相当高的质量。他多次荣获各种奖项,不仅在澳大利亚,而且在全球各地的华人圈和文友群中,有崇高的威望和良好的人缘。

先生不仅本人优秀,还有一个优秀的家庭和家族。他的夫人内外兼修,端庄,睿智,贤慧,还是知名作家诗人,诗歌、散文很有诗情画意文华神韵。秘书长伉俪相敬如宾,乃天配伴侣,天作之合。

 秘书长伉俪称:我们最大的福报,是儿女们孝顺。其中最孝顺的是在新加坡的老三明哲和在Dockland 经营房地产公司的小儿子明仁(John Wong)。 

先生的整个家族也非常优秀。如我认识的本会名誉顾问黄添福先生,德才兼备,且人缘甚佳。他曾赞助本会十六位文友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到厦门与鼓浪屿采风,很受文友们的敬重。其令尊翁加自老先生德高望重,辞尘往生, 欢享阳寿九十有二。让文友们深深怀念,至今不忘。当我惊悉之时,即请心水秘书长转告黄添福先生节哀顺变。如果需要,可以国际潮人文学艺术协会之名义向黄老先生敬挽!因为黄添福先生是国际潮人文学艺术协会聘任的顾问。

 

5
    自从认识以来,先生和我就保持网上的频繁交流。

由于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趋同,我们常常共振共鸣,同心同德,乐趣横生。

 先生传给我 分享的图文,都是经先生阅读后再转发,但并不完全代表先生的观点或看法。先生嘱咐我: 万一有那些内容不合中国国情,请删去为感。他说:“因我长年在西方国家生活,没有注意在大陆文友们的立场。”  先生 始终抱持「兼听则明」的开放态度与友好们分享。先生说明, 所有转来分享的图文,并非代表他的意见,除非是署他笔名发表的作品。他转发 目的是让我知道海外一些观点,是非黑白对错,全由我自己判断。

我回复先生:非常理解。我一样  始终抱持「兼听则明」的开放态度与文友们分享,我转发的档也并不代表我的观点或看法。没有问题,该发给我的请你尽管发。谢谢你!

我谢谢秘书长!我历来认为,身为作家,自然应当做到兼听则明。是非黑白对错,我自己会判断的。先生这样做,才是对我的信任,才是知心朋友。

6                  

自从2015年厦门幸会以来,我们的缘分不断加深,友谊不断发展,已经成为莫逆之交。但愿缘分绵延无边,友谊长青不老! 
        先生回复:真诚的友谊,相同的志趣,以诗文相会,我们友情纯,无利益冲突,自然能长久。先生你说的是至情至理,的确如此。

每次,当先生获知我获奖的消息,总是欢欣鼓舞,褒扬有加。他旋即告知诸位文友,表示衷心祝贺:“林继宗院长在文学创作路上所取得的有目共睹的大成就,亦同时为本会增光! 本会全世界123位文朋诗友,知悉此大喜讯后,必定如老朽般为林院长庆贺!心水名誉秘书长 & 婉冰副秘书长  仝敬贺!”“ 您这五部巨著(指系列长篇小说《魂系潮人》1—5部)必将名垂文学史、不但是潮人之光 ,也是世华交流协会的荣耀!”“ 有缘千里相会,您的成就值得大书特书;为本会增光,将喜讯广传,也已贴上我的脸书网站。以文会友,我们都是性情中人,志趣相投,并都为海内外华文文坛诗坛略尽「宏扬中华文化」的绵力 。”

       文人并非相轻,而是相亲!先生和夫人都有博大的胸怀。

       先生和夫人 希望潮汕乃至大陆的作家与诗人们的作品,能出国门与世界华文文友们多多交流。

     先生和夫人对潮汕乃至大陆的作家与诗人们的殷切期望,以及对我的评价与鼓励,鼓舞人心,将久久激励着大陆作家、诗人们以及我继续前进。

      再次衷心感谢秘书长!“你的高度评价令我愧不敢当。这是对我长长久久的激励!”

7

先生的文朋诗友遍布天涯海角。“每天老朽都忙到分身乏术!”为了文学,为了友谊,先生难能可贵啊!几十年来,先生无私帮助过许多文朋诗友,又从来施恩不记。不少文友曾经回函称先生是世界上难得的好人、好作家,和先生交朋友是难得的缘分!

某天,先生忽接一封来自中国新疆的信,信末署名是一位称先生为「老师」的“杨菊清”,这个带有乡土味芳芬的姓名自此深印于心了。先生任杂志与报社主编时,养成了一个习惯:读者来信必读必复;展读完杨菊清的信件与文章,惊讶于这位元年青作者的文字水平竟有颇深的造诣,先生赶紧覆函。从此,本来毫无关联的两个陌生地方,因为以文会友的因缘,就开始了年复一年的鱼雁往返了。

先生新书出版,就邮寄去给菊清;每收到他的作品时,定代转去合适的副刊;有了电邮后更方便,几乎能同时将佳作分投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文学园地。当收到报社寄来的剪报或整本杂志,见到菊清的作品,先生便高兴得如同是自己作品见报般盈溢喜悦,赶紧将油印的文章或剪下或折迭放入信封,连同给他的信函一齐邮寄到新疆。

 书信联系多年,他俩成了神交的文友。鼓励以及协助后起之秀的文学青年,乃是先生从台湾林焕彰恩师处学到的。为了感恩回报林老师经常发表先生在原居地越南及新乡墨尔本的作品,以及代收稿费并寄剪报等等繁杂工作,先生曾虔诚请教林老师:弟子该当如何报答老师提携之恩?得到的回复是:学他的方法,力所能及地帮助文学青年们。这就是对林老师最大的回报。

 师恩不敢忘,从此,先生也就按照林焕彰老师教导,与有缘的文学青年们切磋,彼此共同在交往中一齐进步。先生变成了他们的师友。杨菊清之后,尚有在湖南农村的张玉平、香港的飘雪、同在墨尔本的吴溢源与青青,等等。

2015年,先生率领海内外十六位作家到厦门采风,难得菊清也专程从新疆到厦门,师生终于有缘首次会面啦!采风期间,这位已是新疆学府闻名的杨教授,始终陪伴在先生左右,上石级或下楼梯,必定伸手扶持,那份尊师重道的真诚表现,让先生夫妇深受感动。

 得知如此师生情谊,我感慨系之:“秘书长:杨菊清教授是一位难得的好文友。你有这样的学生,我为你自豪;正如你有台湾林焕彰老师一样,也为你自豪。同样,有你这样的文友,我也好自豪。”

      2016年5月,先生率领9个国家的16名作家到中国河北省邯郸市采风,给该市文友留下和蔼可亲、淳淳善诱的美好印象。作家韩立军感受尤深。他感恩已届七十多岁高龄的黄老师,常年徜徉于各国之间,十分繁忙,却仍抽出时间为小韩修改作品。在先生的帮助下,小韩写作水平有了质的提升,创作视角和意识也有了较大的改变和突破,先后有多篇文章发表在墨尔本的《同路人》、澳洲《海外华人报》、加拿大《缅省越棉瞭华报》、新加坡《新华文学》等国外媒体上。韩立军感慨:“先生质量高尚,德高望众,对我个人的支持和帮助固然令我感恩在心,没齿难忘。然而,他让更多人折服和敬佩的原因,是他高风亮节的精神和情怀。那次来邯郸采风,与观光局约定要出版一本《世界华文作家看邯郸》专著。为了这份承诺,先生用一年的时间组织、安排、协调创作与出版事宜,进一步在世界范围内宣传邯郸的人文历史、风土人情,为邯郸走向世界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先生一言九鼎,言出必行。“先生是我人生旅途中遇到的贵人,是我文学创作的伯乐和知音,也是我在海外的良师,甚至还是我们这座城市的代言人,是在海外坚持弘扬中华文化、爱国爱乡的知名华文作家暨诗人。”    事实上,先生还是许许多多人的贵人,是中华民族优秀的爱国作家与诗人。

                          8

       先生深怀华夏之心。 他说,大陆许多中国人跑去日本观光,将白花花的钱送去换回日本货,让鬼子赚到千亿万亿美元外汇,再装备先进武器,将来不还是枪头对着中国吗?海外无数有爱国心的华裔们,都尽量杯葛日货。有些人为何丧失了对「倭寇」的戒心?! 我极为赞同先生的观点。我们应当尽自己一份责任,带头宣传和杯葛日货。

先生又告诫人们:对倭寇不能没有戒心也。不少中国人每年涌往日本观光消费,大量购买日货。据说单单春节鬼子赚到中国人的钱,就足够建造一艘航空母舰了。

先生撰文讴歌中国红,太好了。中国红,千年流传的极致惊艳,千年惊艳 的中国红,将继续流传并继续惊艳下去。我们都是忠诚的中国红,都是振兴中华的支持者与参与者。

                           9

先生和我有共同的价值观和文学爱好,彼此有缘成为文友。于是,我们互相学习,互相鼓励,互相帮助,互相提醒。我们心心相印,肝胆相照。

     我们认同——人生可能无法改变,但人生观可以改变; 环境虽然无法改变,但心境可以改变;虽然无法调整环境来适应自己, 但可以调整心态来适应环境; 最大的幸福不是获得,而是奉献;最好的财富不是金钱,而是健康; 最多的自由不是拥有,而是放下! 

我们认同——能多给予别人一些,自己也能得到更多的快乐; 我们无法为这个世界做什么伟大的事情, 但是我们可以带着伟大的爱,多做很多小事情。

我们认同——男人之美在于度;女人之美在于韵;孩子之美在于真; 家庭之美在于和;生活之美在于品;朋友之美在于诚。

     我们还认同——看的是书, 读的却是世界;沏的是茶,尝的却是生活; 人生就像一张有去无回的单程票,把握好每天的生活, 就是最好的珍惜。幸福,乃是内心深切的感受。

     美好的,留在心底;快乐的,与人分享;遗憾的,随风散去。活在当下,且行且珍惜。

    再次衷心祝贺心水兄的大作《雨到黄昏花易落》成功出版!

                      

【林继宗简介】林继宗,男,中国学术发展科学研究院客座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际潮人文学艺术协会会长,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学术顾问,美国风笛诗社成员,国际潮人文化基金会荣誉董事长,中华散文网创作委员会副主席,潮汕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家》签约作家,中华诗词博士,原广东省作家协会理事、汕头市作家协会主席,潮汕星河奖基金会名誉会长。已经出版各类文学专著22部,共1083万字。先后获得全国大型征文活动优秀系列长篇小说一等奖、中国散文精英奖、中国作家协会创作年会一等奖等国际、全国、省部级等各类文学奖106项。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评论

甘肃快3 吉林福彩网 浙江体彩网 青海体彩网 吉林体彩网 上海福彩网 上海体彩网 甘肃快3走势图 北京福彩网 青海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