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古韵冷趣

2019-9-29 08:01| 作者: 香港水云天| 查看: 190| 评论: 1

清代袁枚曾先后以诗和文纪游雁荡名瀑大龙湫。
有趣的地方是,同一番的心意,竟在诗与文中同时抒发出来了,诚妙不可言也:
龙湫之势高绝天,一线瀑走兜罗绵。
五丈收上尚是水,十丈以下全以烟。
况复百丈至千丈,水云烟雾难分焉。

袁枚《浙西三瀑布记》(部分)
后十日,至雁荡之大龙湫。未到三里许,一匹练从天下,恰无声响。及前谛视,则二十丈以上是瀑,二十丈以下非瀑也,尽化为烟,为雾,为轻绡,为玉尘,为珠屑,为琉璃丝,为杨白花。既坠矣,又似上升;既疏矣,又似密织。风来摇之,飘散无着;日光照之,五色昳丽。或远立而濡其首,或逼视而衣无沾。其故由于落处太高,崖腹中洼,绝无凭藉,不得不随风作幻;又少所抵触,不能助威扬声,较石梁绝不相似。

古诗文中,以瀑为题材的,本来便不多,而同一人分别以诗以文写同一瀑的,便更为罕见了。

我们平时所熟知的宋词,大多是知名的词人所作。
而其实两宋还有许多知名度不高的词人,其词作虽少,却不乏优秀之作。
比如李玉,生平仅有一首词传世,被选入《宋词三百首》中;还有朱服,凭借一句“而今乐事他年泪”成为词坛佳话;金代词人邓千江,一首《望海潮》入选“宋金十大名曲”与苏东坡辛弃疾颉颃;甚至不知姓名的弱女子蒋兴祖女,一首《减字木兰花》写尽家国之痛,成为《宋词三百首》最为悲戚哀痛之词!
诸如此类的冷门词人,数不胜数,其词既鲜为人知,其名也几乎被历史长河所淹没。
再如下面这首词,更是宋代一位词人唯一的传世之作,词冷门至极,而词人的名字更是冷僻,甚至很少有人能读出其名字:
<宴清都>
宋·何籀
细草沿阶软。迟日薄,惠风轻霭微暖。春工靳惜,桃红尚小,柳芽犹短。罗帏绣幕高卷,又早是歌慵笑懒。凭画楼,那更天远,山远,水远,人远。
堪怨,傅粉疏狂,窃香俊雅,无计拘管。青丝绊马,红巾寄泪,甚处迷恋?无言泪珠零乱,翠袖尽重重渍遍。故要知,别后思量,归时觑见。

何籀(音zhòu),生平不详,生卒不详,只知其为浙江人。
何籀的这首《宴清都》虽然知名度不高,却是写得软旎香醉,技法上也极为巧妙:上阕写景,自“细草沿阶软”至“柳芽犹短”描写春日迟迟景象,极富情韵。下阕承接“人远”之思,抒写闺怨情思。但抒情颇为特别,不写相思之情,却写怨恨之情,真个将一个闺中思妇之怨写活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差距下一篇:庆祝国庆七十年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一苇航之 2019-9-30 10:55
两宋还有许多知名度不高的词人,其词作虽少,却不乏优秀之作。

查看全部评论(1)

智慧彩票投注 青海福彩网 浙江福彩 上海福彩网 吉林福彩网 北京体彩网 海南福彩网 海南福彩中心 浙江体彩网 福建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