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二哥高振

2019-9-2 17:23| 作者: 李桂龙|编辑: admin| 查看: 2791| 评论: 0

1983年浅秋,地瓜秧子茂盛在一条条墒沟上,玉米穗子茁壮在一阵阵秋风里。我随着傅庄镇的整团工作组在傅庄镇西三冲村蹲点整团,大队部里腾出两间红瓦房给我们当伙房兼宿舍,一行数人吃住在那里,镇文化站站长密福玺也在我们这个整团小组里。是他告诉我,临沂县文化局通知:即将举办“首届文艺创作学习班”,时间是10月8日至14日。

为期一周的“临沂县首届文艺创作学习班”在县府招待所举行,五十余名学员中,我的一首小诗《门旁,我种了一棵丝瓜》被高振选中,修改后发表在1984年创刊的《洗砚池》杂志上,并于1987年获得了首届《洗砚池》文学奖。

这首处女作后来竟没有收在我的诗集《一轮月,一片云》里,录在这里,以补遗漏之憾 。


门旁,我种了一棵丝瓜/萌芽,抽丝,已经长大/像鹅,伸出长长的脖/似说,我需要棚架//于是,我扯起一根草绳/瓜藤,便沿着这简陋的棚架/亲切而热烈地/延伸,蔓爬,绽出黄花//清晨,我凝视着这棚丝瓜/抚摸着碧藤黄花/如果没有这个棚架/这丝瓜该往哪里爬也就是在这次的学习班上,我结识了文化局的高振,他就是具体组织者之一。从此,我的文学之旅正式启程。

到临沂找高振送稿子成了家常便饭,吃住在他家也是经常的事儿。有一次天冷了,他送我一件羽绒服,让我深感情有所依;有一次天晚了,他送我一辆自行车,让我顿觉路有前程。

后来我觉得,我就是那棚丝瓜,高振就是那棚架。

办刊物难就难在资金支持上,为此,我向高振推荐过我熟悉的企业家,通过发表撰写他们的报告文学作品,争取他们资金的支持。我也请高振为一位朋友办过调动的事,他义不容辞。从乡镇企业调到城里的市直单位工作,不是一件容易办的事,他怎么办理的我不大清楚,可我的朋友非常满意,没过多久,单位里还分了房子,全家住进了城里。1987年,高振带我去《山东青年》杂志社送一篇介绍一位企业家的稿子,之后拜访了苗得雨老师,并将我推荐给了苗老师。之前,读过苗老师的《谈诗赏艺》,疑为天人神笔,哪会想到:有一天能够跟着高振在这位著名诗人、山东省文联主席家里吃饭!1996年我的诗集《一轮月,一片云》出版,苗老师不吝笔墨写了序言。在后来的通信中,苗老师建议我多多学习孙犁的写作风格和语言,其言切切,其情殷殷。

1988年5月,高振推荐我参加了中国当代文学学会在海南省通什市举行的文学讲习班。那时海南省刚成立,怕赶不上出发的点,头一天晚上,我就住在了高振家里。嫂子李华是个少有的贤惠人,端茶倒水,嘘寒问暖,把稀饭盛到我跟前,把馒头递到我手里。

不久,高振又将一张山东省作家协会文学讲习所与山东大学联合举办的“首届作家班”学员推荐表给了我(记得另两张表给了赵德发和姜自健),我的表都填好了,但由于家庭原因,还是放弃了这次让我遗憾终生的绝好机会,忍痛让出了名额,高振又挑选了日照的一名作家。

1991年,我的诗歌《收割麦子》荣获首届全国“兰陵美酒杯”诗词大奖赛佳作奖;1997年,我的诗集《一轮月,一片云》荣获临沂市第二届文学创作奖最佳诗歌奖;2018年,我的辞赋集《山花人世集》荣获临沂市第七届沂蒙文艺奖……每每获奖都是与高振的推荐分不开的。只是,我天资浅薄,又欠缺努力,至今未成燎原之势,时时感觉愧对高振的提携。

高振的为人处世,粗狂而又缜密,热烈而又细致,沉稳而又激奋。他给我的感觉,犹如“琅琊八大景观”之一的“沂水拖蓝”(他在《人民日报》发表过一篇散文就叫《沂水拖蓝》),假若世俗就是那沂祊之浊流,而高振的文学情怀则是那一股涑河之清水,浊者自浊,清者自清。因此,有人说高振是临沂文坛的一股旋风,我觉得此为大褒之誉。

高振的文学组织工作做得大气磅礴,风生水起,势如破竹;个人的文学创作也是枝繁叶茂,馨香芬芳。小说、报告文学、散文、辞赋等各种题材无不人面桃花,红杏出墙。特别在辞赋创作方面,他广览博学,融通众家,他的《梦鱼斋赋》,沉迷于波光之幽静,陶醉于书香之氤氲,颇得陶潜《归去来辞》之神韵;他的《临沂赋》,纵观启阳古今,细数临沂圣贤,其文辞堪与王羲之《兰亭集序》比高下;他的《苍山赋》,概述苍山地理位置与历史沿革,枚举先贤圣人与铁笔翰墨,其文采可跟王勃《滕王阁序》相媲美。……在《临沂文学典藏》面世的同时,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捧出了《月光下的守望》《大梦谁先觉》《热泉》《梦鱼斋赋》四部自己的个人文学专著。

高振的惊人之举,是他花费二十年时间,个人投入200多万元,编撰出版了全国首部地方文学典藏《临沂文学典藏》。二十年的坚守,二十年的苦恋,终于感动了上苍,感动了领导,使这部临沂文学集大成的巨著得以面世,发出了第一声啼哭,这一声啼哭轰动了全国。我分明看见,高振的眼眶多次湿润。

在《临沂文学典藏》后记《文学里的临沂》一文中,高振从远古的东夷说起,分八个章节,洋洋三万余言,把临沂的前世今生描绘得栩栩如生,把临沂的文学起源剖析得有理有据。这不仅是一部文学典藏,更是一部沂蒙文化的史诗。透过这部21卷,1200万字的《临沂文学典藏》,我们对临沂的起源、演变、文化、政治、经济等诸方面有了详细的了解。通过查阅史料,高振告诉我们,我们的先人“沂蒙猿人”与“北京猿人”同时代;我们临沂即东夷,为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我们临沂为“中国圣贤文都”之首,是历史上最璀璨辉煌的人文高地;中国古代四部民间爱情传说故事,临沂就占了两个《牛郎织女》《孟姜女哭长城》;《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六韬》《尉缭子》《管子》《墨子》这些先秦古籍,是中国的、世界的,但首先是临沂的;同屈原一起被称为辞赋之祖的荀子,政于兰陵,死于兰陵,葬于兰陵;以一篇融文学与书法于一体的《兰亭集序》享誉千古的王羲之是我们临沂人;文学理论家和文学批评家《文心雕龙》的作者刘勰是我们沂蒙人;堪称《红楼梦》之祖的《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是我们临沂人。……一个个圣贤,一部部典籍,一个个典故,不胜枚举。

邓友梅先生在为《临沂文学典藏》所写的题为《临沂的‘文’‘人’》的序言里,对高振的“文学人生”作了全面的、系统的、高度的评价。其中有几句话非常生动、形象而又精彩:娶一个老婆,生一个孩子,做一件文学亊;左手活动,右手创作;为了让临沂的文学回家……

高振给我的总体印象是:肯说,爱笑,助人为乐,有求必应。我不知道的是,他的胸襟是如此之开阔,他的学识是如此之渊博。用他的话说,我们要做,就要用大胸怀做大文学。但这么多年来,我钦佩他的文学精神,文学品质,可从未对他产生过“敬畏”,因跟他结识37年,我对他的称呼从未因他的文学地位而变过,张嘴就是:二哥!

李桂龙,临沂市罗庄区作家协会主席


高 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山东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散文委员会副主任,临沂作家协会主席、临沂市文学院院长、《临沂文艺》主编、临沂大学特聘教授、临沂大学沂蒙文学研究中心主任,山东省“泰山文艺奖文学评委,临沂市“沂蒙文艺奖文学评委主任等职,兼任国内多家协会的顾问和文化论坛主讲、作为国内学者多次受邀参加国际文学学术研讨会,出席“中国作家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


高振

上一篇:运河颂下一篇:春天的合唱
吉林快3 海南福彩中心 159彩票 上海体彩网 上海福彩网 重庆快乐十分 吉林体彩网 青海福彩网 贵州快3计划 上海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