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女人也美丽

2019-8-26 18:59| 作者: 陈华杰| 审核: 郭学杰|查看: 811| 评论: 2


 

诚以我痛悔的心修改出的此书《女人也美丽》献给

父、主、圣灵!

 


序言

 

我现在发自内心地写了这本《女人也美丽》新版本, 20116月在文史出版社出版的旧版本有许多出于不当写作,再加上2011年那时许多认识——对父上帝的认识、对主基督耶稣的认识和对圣灵的认识很肤浅,对世界、祖国、家乡和人的界定和论断甚至歌颂都不对, 所以以前的旧版本(20116月版)的很多内容都不当不对不好,请大家别去读。


女人也美丽

 

十五岁时我作为少年大学生进入四川农业大学学习, 等我长到十八岁时,同学们说我是校花, 并且我成为了学校诗社的社长。

在大学就读的1983年4月2日晚,我放弃了作为一个十八岁的八O级三年级大学生像大多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刚刚恢复高考后那几届大学生那样是多么幸福因为富有崇高的荣誉感、不可推卸的社会责任感、生于盛世的骄傲幸福感和历史使命感等高尚的感觉, 成为了同校同学尉明的女友, 因为他为了满足他的淫心要发恶发横发狠发毒占有我的肉体而发恶发横发狠发毒锲而不舍地紧紧追击我, 我被他追击得精神、神志、理智、心志、心意恍惚, 在他紧紧发恶发横发狠发毒追逼下本来我认为他是极贫穷极丑陋极凶狠的学生反倒被他追击得来认为他是可依靠的靠山, 因为那时我不知道(尽管大多数人都知道配偶难得对自己一世忠诚 我想他尉明是可作靠山的因为他有着男人的身体: 因为我看他戴着眼睛面色黑黄两瓣上门牙分开暴突在极其厚的下嘴唇上容貌极其丑陋我就认为他不会花心找女人不乱来; 我看他才二十几岁的样子但头发三分之一都白了我就认为他老沉踏实不乱来; 我看他穿着皱巴巴的旧衣服大脚趾都露在外面的破鞋子我就以为他家庭穷他不骄傲不乱来, 而且我看他个头虽然不高但身体宽大我就认为他是可以依靠的因为他是男人, 所以我被他追击得精神、神志、理智、心志、心意恍惚失去理智智慧, 自愿自己和他交往了。

没想到尉明和普通大多数人一样认为容易到手的便是便宜的, 他追我到手后就觉得我不值钱而虐待我, 我刚接受他的请求和他作男女朋友一个星期后他就抛弃我,因为他说我属世的爸爸和哥哥不是当官的。我向来不依靠我属世的爸爸和哥哥, 所以我不明白他说的我属世的爸爸和哥哥不是当官的是什么意思, 但我想既然我同意了和他作男女朋友, 那么就要作到底, 所以我不同意分手, 要继续作男女朋友, 他不同意,执意要抛弃我, 于是我以自杀威胁他, 于是他不得不和我继续交往。 因为这样他的家人几十年如一日地不厌其烦地见人就向人说是我苦苦追逼尉明他才和我交往的, 当然他们从不说他家的家庭条件是父母都是邮电局普通职工, 家中总共三姊妹, 一个儿子是瘫痪的, 一个女儿是癫痫病人, 只有他尉明一个儿子正常, 我知道尉明他家人他们说是我追尉明无非是为了证明他们的尉明多么了不起、而我又是多么不行, 非得嫁给尉明, 离了尉明我就嫁不掉。 我从来没有反驳过他们一次, 虽然我每次听见都很气愤, 但别人问我我也从来沉默: 我觉得说谁行谁不行不是我们人能评论的, 惟有上帝和主基督耶稣才有资格评论的!

交往一段时间后, 我们于假期在重庆市同居了,因为同居前他尉明苦苦地要求我。没想到同居后的第二天他就翻脸,又抛弃我, 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狠毒地斥责我, 给我脸色看。 同居后第二天他便不跟我回学校里去了, 而是叫我自己回学校里去, 而他回了他自己的家。我大大地吃惊,我的心猛烈的颤抖,我恨恨地想:“我昨天晚上刚刚属于你,今天你就翻脸! 失去了身体,我还有心灵我在心灵深处说:“好像很多男孩子们都这样,一旦得到了女孩子,就不珍惜了。”  就这样我们在默默无闻中坐火车从重庆市到了成都,他回了家,我继续坐汽车从成都市雅安市回了学校。两天之后,明也回了学校回学校来后对我很冷淡,当天晚上邀我出去散步, 一路沉闷地走着,就我一人讲话,他一直沉默着后来他突然站住说:“我们分手吧。 我感到气愤,生气地说:“你怎么在这个时候提出分手呢?你还我贞节。” 他不再提分手了。但是他这一得到我后就提分手的作法大大地伤害了我, 使我再一次知道对他好就会好心被他当成驴肝肺。

后来我不但在诗词歌赋突飞猛涨, 而且我的专业课也跃居年纪第一名,尉明因为长期需要我的肉体, 非常满足我的肉体, 所以他再也没有提出过分手。

我们结婚是1985年末,那年七月尉明毕业留校后大学正开办出国人员英语培训班,选拔年轻教师进行英语培训后送往西方发达国家进修或攻读学位,这是每个年轻教师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尉明毕业留校后于八月也报考了,可他却没考上。这时我们大学所在地的雅安市的大学生夏令营邀请大学毕业后在雅安市农业局作公务员的我给他们做讲演,我正积极准备,所以没有时间考虑尉明的事,我想到他自己会处理。 十二月尉明全力以赴考博土研究生,不幸的是,成绩下来依然没考上。尉明陷入了深深的落寞之中,眼看自己一起留校的硕土们都进了英语培训班,指日可待出国,自己不但出国无望,花了大工夫准备的博士研究生考试也没通过。他的脸膛缺少了一贯得意洋洋的模样,双眼显得失魂落魄,平时高亢做作的声音听不到了,一天到晚沉默寡言在众人眼里成了事业的失败者。听着尉明所在大学的有些人的热嘲冷讽,看着尉明所在大学的有些人的冷眼冷色,我为了鼓励尉明,决定与尉明结婚 他本来向我求婚的条件是他考上博士研究生, 但我不计较了。

1985年12月24日,我们那时并不知道是平安夜,在我们看来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我们走进了雅市中区区政府婚姻登记处,领取了结婚证书,于是,明的心情好了,当我和事业名落孙山的明决定结婚的消息传出后,那些热嘲冷讽、冷眼冷色的人也眼馋明终于赢得美人心的殊荣

我们不结婚倒好, 尉明还努力力争考博士研究生要赢得我的心和他结婚, 但我们一结婚, 他就变了, 结婚一个月后, 他就告诉我:“老婆是可以换的。”完全不把我对他的好意、同情、怜悯当成一回事, 反而当成是我便宜, 我自己要跟他结婚, 他当我不值钱, 一如他刚谈恋爱那时一样, 一如我刚得到我的肉体那时一样。 我当时气得剪掉了半边头发, 但我没有离婚。 我在雅安市和原母校, 因为我的文学才能名声很好, 有学生来跟我学写诗歌, 于是尉明我的新婚丈夫实践他的言论:“老婆是可以换的。”他找了跟我学写诗的一个女学生作为他的第三者。我发现后没有找他离婚, 那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勾引婚外女人是要判刑的, 我知道我若离婚, 他至少是要被开除公职甚至判刑的,我想他犯罪改正了就好, 于是我怀着希望他改正的心将这事在众人面前压了下来、遮掩了过去, 但我的心不幸福了, 我的尽管我属世的爸爸几次丢弃我都没能改变的我的乐观的性格打上了阴影, 因为我童音似的欢快的声音变成了忧伤的声音。

我没有大吵大闹,在我痛哭了一晚上后我决定不报考我正在准备的文学硕士研究生以完成我想当作家的梦想而是改为去学妇女科学。 后来二十四岁时我为了追求真理——找寻妇女爱人又被人爱的真理因为我被丈夫抛弃, 上帝引导我去了妇女科学最发达的荷兰, 后来又去了加拿大和英国留学,三十一岁时我在英国牛津市上帝天父和主基督耶稣帮助我在《圣经》里找到了我要找的女人爱人又被人爱的真理——那就是爱人要像主基督耶稣说的那样:“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被人爱的真理就是:“艳丽是虚假的, 美容是虚浮的, 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而那时正是我丈夫找到了他的高薪工作彻底抛弃我的时候——他要换老婆, 他只是不敢, 所以他想方设法虐待我,希望我受不了虐待我提出离婚。

我原丈夫使我流产了四次, 在最后我生小孩的时候他开车送我到医院后他就开车走了去上班, 我一个人在医院生, 以至于医生都奇怪, 在小孩生出来后因是女孩他顺从他妈将生女孩不生男孩的责任全部推到我身上, 因我不能生男孩, 他们一家人在原本就歧视欺负我的基础上更是给我雪上加霜。 在我原丈夫死时, 天父上帝——我的惟独真正永恒的亲生父亲在我祷告中说在我心里:“你原丈夫家是坏人, 所以一个儿子早死, 剩下的女儿是癫痫病、剩下的儿子是瘫痪的。 他们家要你流产了都要为他们一家人洗衣服, 而且冬天洗还不准用热水。”我自己惨痛的教训告诉我应该把我的各方面——吃喝穿住玩购乐等生活、财物、写作、读经、祷告、情绪、生命、精神、理智、心志、灵魂、永生只建造在基督耶稣这永恒的永固的磐石上。

我来不及想我原丈夫和我的事, 因为他找的外遇太多, 我们结婚在1985年, 他于2019年死去, 三十三、四年里, 他前后一共在婚姻外找了众所共知的四十几个婚姻外的女人, 其中三十八个女人跟我有关:或者是我的学生、或者是我的同学、或者是我属世的亲戚、或者是我的基督徒姊妹、或者是我的朋友。 其中他的有几个婚姻外的女人我本来不认识, 但他想方设法把那些女人弄来跟我认识: 或者是叫他的有些女人跟我们一起共进餐、或者是叫他的有些女人跟我通电话、或者是叫他的有些女人到我属世的家里来, 他深知只有跟我挂上钩, 那些婚姻外的女人才看得上他, 因为那些女人看得上的不是尉明, 而是陈华杰, 她们看得上的不是尉明, 而是陈华杰的丈夫:因为由于我爱上帝爱世人,上帝天父让我成为了自然科学家——我是荷兰、加拿大、英国三个国家联合培养1996年毕业的农学博士和环境学博士; 社会科学家——我是中国北京大学1998年毕业的社会学博士后; 文学家——因为我在散文和诗歌上的影响, 我在2016年被授予名誉艺术博士; 医学家——我是中国华东师范大学2008年毕业的心理咨询师, 基督教协会心理医生; 我是极虔诚的基督徒, 拥有上帝天父——我的惟独真正永恒的亲生父亲赐予的上天堂得永生的福分。 我的原丈夫追求我到手后就不喜欢我, 长期欺压折磨我,拿我当性工具和奴仆, 但是上帝天父——我的惟独真正永恒的亲生父亲补偿了我, 给了我人间很多荣誉, 这正是人所欠你的, 上帝天父会给你。

尉明最喜欢找的女人是女基督徒, 他将那些纯洁的女基督徒引诱来变坏他最高兴。 尽管尉明找了很多的女人,在我们有婚姻的三十三、四年里, 他前后一共找了四十几个婚姻外的女人, 他和她们中的十几个女人发生过肮脏的婚外性奸淫乱淫乱伦关系, 但尽管如此, 我都没有想到离开他, 我知道我应该寻求帮助, 于是我去找心理医生, 没想到那心理医生一听我说他睡到我保姆也是属世的外甥媳妇的床上去就大叫:“他大脑已经死亡, 你应该把他永远关在精神病院。”我知道我找的这位专家是上海市最著名的心理专家, 但我还是有点担心地说:“他工资很高。”我害怕这位心理医生怕他,没想到这位心理专家说:“他工资越高对社会危害越大。你把他弄到医院来, 我将把他永远关在精神病院。”我听说要把他永远关在精神病院, 我迟疑了, 后来我无视那医生的话语, 忧忧愁愁地离开了那医生。 我总希望他尉明悔改, 不希望惩罚他, 因为我没有足够的信心、智慧、力量和勇气,我是女人,那时我觉得主基督耶稣再好, 我也需要一个男人。

在尉明所有找女人的经历中, 我只惩罚过他一次, 那是他在荷兰王国留学时见到一位中国中央某部部长的女儿, 那部长女儿的丈夫不在她身边, 尉明便去讨好她, 为她作一切, 这样一段时间后的某一个半夜, 他潜入那部长女儿的房间, 不想被那部长女儿撵了出来, 那部长女儿还要告到中国驻荷兰大使馆将他遣送回国。三年后我得知他曾半夜潜入人家女人房间被人家女人撵出来后还差点被大使馆遣送回国时, 我手不留情, 用他的皮带将他很抽了一顿。 但他还是不改, 过了不到几天, 他又去追一个我们老乡的妻子,当着我们的面都对那老乡的妻子暧昧不清。

回到中国后, 尉明更是到处找女人, 他是否怕过谁我不知道, 总之他口口声声说:“乱搞男女关系又不犯法。”而且他崇拜的人他告诉我是重庆市被政府镇压枪决了的杀了十一个人的杀人犯同时违反国家法令同时娶三个老婆的张军, 他极其羡慕地对我说:“你知道吗?张军有三个老婆。”因为中国不像在我们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前一样判婚外性是犯罪了, 所以尉明肆无忌惮, 大肆找婚外性, 而且声称:“老婆都是别人的香!”。 最让我不能容忍的是他把我给他买的我们婚礼上他穿的全雅安市当时最贵的衬衣给了他爸爸穿, 而他爸爸调谑我穿来给我看。我的心痛麻木了, 我呆呆的, 什么都想不出来了, 求主基督耶稣帮助我都不知道了,我真想一死了之, 但我从小就生命力旺盛, 我不言死。 但是天父上帝救我:因为几年后天父上帝——我的惟独真正永恒的亲生父亲曾给了我一张纸条:“没有了祷告也能救起。”

尽管尉明一而再、再而三地戏弄我、虐待我, 他甚至逼得我和他分了家产, 但我仍然没有离婚。我在我们的共同财产分开后是可以离婚的, 因为我既有高学位又有财产又有美貌, 而且他引诱了从我家乡来我家做保姆的我的属世的外甥媳妇, 那我的原保姆又是属世的外甥媳妇在和我原丈夫勾搭上后就回去和她丈夫离了婚, 于是我原丈夫便公开长期和我那属世的外甥媳妇在外租廉价房非法同居, 他们还淫合生了一个私生子, 但我原丈夫就是和我那属世的外甥媳妇我的原保姆非法苟合同居的日子里, 我原丈夫也还搞我属世的外甥媳妇以外的其他许多女人2003年, 在上海的我原丈夫因在他工作的公司拉小集团, 又到处乱找公司内外的女人, 造成民愤极大, 被他工作的养猪公司开除了。 在沮丧一阵子后 我原丈夫重新找了个工作, 仍然是养猪公司的工作,远在东北公主岭市。 我原丈夫离开上海去东北公主岭市的前一天没回家, 晚上回到家里对我说:“我们离婚吧。”他说这话没有任何喜怒哀乐的神情, 只有发自内心的自傲——是呀, 他又找到了工作, 有什么害怕被开除呢?! 因为他又找到工作了, 所以他要找我离婚了。 我在他打印出来的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如获至宝地收起了我签字的离婚协议书, 吹着哨子以胜利者的姿态昂首阔步地走进厨房, 我也跟进了厨房, 他要为自己做一份我平时做给他的他最喜欢的龙凤汤圆做为他拿到离婚协议书的庆贺。 他烧上水, 拿出汤元粉。 我见他沉着镇定, 好象离婚心意已决, 不是出于一时的冲动, 而是真要离婚。 时包汤元的他却突然去端那锅烧开了要煮汤元的水,不想锅突然翻了, 一锅开水全身上 他想反抗他慌乱去拿菜刀, 想到反过来正好砍在他上。 看见他流血的手和一身开水, 我心平气和心悦诚服地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啊。” 惊恐地低下了头, 赶快离开了厨房。我许多年来第一次看见他在神面前得不低下头。 在上帝天父的惩罚下, 他不敢将我签字的离婚协议书拿去换成正规的离婚证了, 于是离婚成为泡影, 但他离开了上海市去了东北的一个县城的工作, 于是我们形式上分居了, 因为我在上海工作。

 在尉明和我分居的十几年里, 我从来没有放弃过他, 甚至在我新买的房子里还时刻想着装修好房子让他和我同住, 但他从来拒绝与我同住, 同时他一而再、再而三地骗我说他外面没有女人因为他怕上帝天父, 但他依然一而再而三地犯罪并不悔改。

2018年底我知道了他因为胃癌晚期住院了,先住在上海市第二军医大学附属医院, 因为他以前在那里有个婚外女人, 那女人和我通过电话, 但他住在那里后, 那女人改邪归正了, 所以将依然邪淫的尉明赶出了医院, 尽管他是胃癌晚期。 不得已他住到了上海市闵行区中医院, 于是我准备去看望他。我去之前给他父母和他妹妹去电话核实他真正住在上海市闵行区中医院, 并且向他们要医院具体住院病床号, 他们都不搭理我, 他们不让我去看他,我想是他现在落魄了, 他家里以为他在我面前说不起话, 硬不起, 所以不准我去看他。 其实他什么时候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蚩尤之光下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一苇航之 2019-9-18 08:39
强烈同意高梅芹的观点。
引用 高梅芹 2019-8-30 11:01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一个真正有品德的人,不会因为自身的优势而变得狂妄。相反,有一种人,也不会因为自身的丑陋而变得善良。

查看全部评论(2)

贵州快3代理 甘肃快3走势图 浙江福彩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吉林福彩网 青海体彩网 内蒙古11选5 9号棋牌APP 天津福彩网 青海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