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篮板

2019-6-17 09:10| 作者: 石岩| 审核: 罗爱田|查看: 1105| 评论: 2

    

   1983年春,部队开展“两用人才”学习的活动,我和班副报名自学木工。连里给我俩购置了木工书、刨子凿子……于是,每天当队列训练、业务学习等结束以后,我俩要么抱几块厚板,要么抬根圆木,钻进一间空房内,撸胳挽袖,按照木工书里的指点,噼里啪啦练起基本功。每次练习完毕,凡是成料全变为废料,惨不忍睹。几个月下来,成料不那么惨不忍睹了,也捣鼓出几个像模像样的受到两句夸奖的小凳子,我俩跃跃欲试地想大显身手。

一天,连长来到班里,踌躇片刻,才交待:“周日你俩到通讯站打一副篮板……”他有些不放心地问:“有把握没?”

“有!”我抢先庄重回答。

“可别丢丑。”连长仍有点儿不放心。

“瞧好吧!”班副信心百倍说。

这天吃罢早饭,班副肩挎一个沉甸甸的牛皮大兜子,我扛锯拎斧,兴冲冲出发了。为了早早儿到达目的地,我俩干脆翻山越岭抄近路走。中途,我在草丛里踩着一条毒蛇,班副滚进深沟一回,庆幸的是都安然无事。我俩汗流浃背,提前一个半钟头,来到了四周有数十株枝叶繁茂的老槐树环绕的一排陈旧的砖房——通讯站。

站的小操场上,东西各有一个没有篮板的锈迹斑斑的铁架,静静地卧倒。一株老槐树下,整齐地码放一摞又长又宽的厚板。

在站部,见到了站长。他大方脸,宽肩膀,声似洪钟。他诧异地打量着我俩:满身尘土、军裤净是草渍。“哦。快坐快坐。”说完递出一盒“凤凰”,又让文书沏“龙井”。当他听了我俩那有惊无险的经历后,责备着,又从抽屉里拿出两听子水果罐头,亲自启开,命令焦渴难耐的我俩吃。

预备干活时,站长笑眯眯地送给班副一张图纸:“场站有个会,咱开完便回……午饭在这儿吃!”

我俩各自扛出一条木凳,立在厚板边,甩掉军衣,班副划线舞刨,我拉锯挥斧,乒乒乓乓精心“施展”起来。下午近4点,一对散发着松脂香味的篮板,并排赫然立于槐树下,沉甸甸的。我俩各自骑在长凳上,班副抽“凤凰”,我喝“龙井”,美不滋儿地欣赏着“处女作”。

这时,站长回来了,他箭步奔向槐树下,弯腰端详起篮板。一帮战士也过来聚拢,几个老兵评说:

“嘻嘻。一个大,一个小;大的薄,小的厚。嘻嘻……对称。”

“面要是再平些,缝要是再严些,就标准了。”

“哪位师傅干的,糟践不少料,不如在地方雇个……”

我脸红脖子粗要上去争辩,面红耳赤的班副悄悄又狠狠地拽住了我。

但站长却满意:“不错,不错,明天刷油,咱们又能打篮球啦……”他拉起我俩的胳膊,严令:“吃完饭走,进屋!”

等全站战士用完膳,站长才把我俩推进食堂。一张餐桌上,摆着四菜一汤,香馥馥的,有荤有素,盘大菜满。可是我俩没有丝毫食欲,坐那儿低低地垂头,身子疲软。

“看!”站长诡秘地举出一瓶“杜康”,“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他每人斟一盅酒,“来,领略曹操的豪迈,干!”

我俩马上来了精神。喝下酒,我皱了皱眉头,班副检讨:“做得不好……”

“二位尽心尽力了,没功劳还有苦劳嘛……”站长直往我俩碗里夹菜。

我赶紧起身,给站长的盅里续满酒。

“咱们先别着急喝。”站长瞧着我俩,“谁知道这酒的来历?”见我俩默然,他撸撸袖子,“……夏朝有个帝王杜康嗜好酿酒。一次,他用自己酿造的酒宴请群臣……品下酒后,有的不吭声,有的直皱眉,也有阿谀逢迎的,杜康坐在首席上,怎么也得意不起来。以后杜康就潜心配制酒,又虚心请教……反正几经失败,几经挫折,但从不气馁,终于酿出了柔绵醇净、味长回甜的琼浆——杜康酒!来,向杜康持之以恒的精神学习,干!”

放下盅,班副急忙给站长倒酒……接着,班副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还没回过神的我。我俩捧盅起立,班副感动地说:“谢谢首长教诲,俺俩敬您一杯!”

“见二位灰心,讲了些子虚乌有的话,但杜康酒确是杜康所创。好!”喝完,站长进一步开导,“坐坐……现在,部队极需要木工人材,有些连队的桌椅门窗破旧残缺,有些连队至今也没有个乒乓球案、康乐球盘……”

班副一脸严肃打断站长的话:“回去拜师学艺,到时候俺保证再过来重新打一对篮板!”

“还要一个高标准的——乒乓球案。”站长要求。

我摩拳擦掌:“行!”

站长扑哧一声笑了:“真不好意思,给二位喝凉白开……不过,等你俩再来,咱肯定拿杜康酒……”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5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朱建根 2019-7-1 15:30
写得好,尤其细节描写到位。
引用 大卫 2019-6-29 17:39
( *・ω・)✄╰ひ╯

查看全部评论(2)

甘肃快3 海南七星彩 江西快3 海南福彩网 天津体育彩票网 北京福彩网 吉林福彩网 浙江体彩网 易中彩票开户 江西快3